「可以這麼說。」文若也對這陸真人徹底放心。

在文若的主導下,神修隊伍取得了很大進展,已經能立下陣器屏障,將黑霧阻擋在外。

第二步就是解決黑霧中的詭異生物和魂體。

隨著元氣濃度不斷上漲,習武、修魂都變得更加容易,曾經難以衝破的瓶頸那是一邁而過。

兩者的數量也急劇上升。

黑霧侵入地陸的第三十三個年頭,神修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研製出了凈化黑霧以及死魂的陣器。

不僅僅是凈化,陣器還帶有一絲轉化功能,可用來反補操控的修士。

這項研究還在深入,功能會更加完善。

隨著時間拉長,黑霧中的死魂、異變生靈越發強大,尤其死魂,開始顯露智慧,施展與神修、武修相近的手段。

異變生靈多為地陸原有的生物,被黑霧侵蝕,喪失理智,見到活物就攻擊,包括同類。

少數強大的異變生靈一看就知道來自海中。

三十三年間,四大國意識到黑霧的可怕,曾派出全由金丹真人組建的隊伍,一路探察到海岸邊。

望著黑水汪洋,這些金丹真人都產生了畏懼感。

。 「他們我都放生宇宙了。」

葉晨緩緩道,「如今星際海嘯已經過去,星系安全,以他們的修為也都可以遨遊宇宙,把他們放走,也算給他們自由和安全。」

「否則一個個留下來,一天天就知道喊著逆天,只能給現在的昊天加菜。」

「然後咱們還吃不到席。」

「月魁,你想要流浪宇宙嗎?如果你想,我現在也送你離開這片世界,這是我和那傢伙的約定,舊時代的人可以走的。」

白月魁搖了搖頭,「…..孤零零一人,往哪兒走?我的好朋友都在老師您的身體里當洞天之靈,我不想走。」

「對噠,老闆,我們永遠在一起。」洞天之中,可愛的嗷嗚少女蹦了出來,大呼小叫的歡呼雀躍。

「一萬年了,還是這麼沒心沒肺,你這小丫頭也是絕了。」看著面前笑嘻嘻的小豆,白月魁也被她的情緒感染,憂鬱的心情漸漸放鬆起來。

「人生嘛,當然要快快樂樂的,把自己活的那麼苦幹嘛!」夏豆一臉的不以為意。

在小丫頭的世界觀里,痛苦是有的,可要學會忘記。

這邊,兩個小姐妹打打鬧鬧,那邊,剛剛白月魁離開的神殿突然迸發出一道衝天的白光。

白光所過之處,一切盡數化為塵埃。

這是昊天在彰顯自己的力量,她在搜集自己的信徒,在原有神殿的基礎上建立自己的人間代言地。

「這破神殿,反反覆復,你用完我用,大家輪著來,就是沒把它徹底覆滅,也挺有意思的。」看著遠處那浩瀚的昊天神輝,葉晨感嘆道。

「當年我想徹底毀了它,不過怕引起的騷動實在太大,而且覺得這東西也挺好用,現在想想,真的有點後悔。」白月魁淡淡道,「雖然知道毀了也沒用,依然可以重建,可如今看到,就是心情不爽。」

「算了不管它了,老師,我們接下來要去幹什麼?」白月魁看向葉晨,問道。

「回家睡覺,然後出去旅遊,看看這人間什麼時候能夠出現一個好苗子,教一教,希望他能開天。」葉晨淡淡道。

從此,葉晨不再在人間顯現,當年的神山已經變成深山。

而人間經常會出現一輛牛車,緩緩行走,到處瞎晃悠尋找好吃的。

日月輪轉,滄海桑田,五千年過去。

笑脸迎人脉 五千年的時間,五次永夜的降臨,每一次永夜的降臨都對人間造成了偌大的破壞,文明覆滅與重啟,人類的文明也就以永夜為輪迴,往複循環。

這一年,葉晨正在小山村中放牛,看著遠處悠閑在山腳下吃草的大黃牛,突然心中有所異動,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雙眸中無數的光點綻放。

剑仙在此 「那個人出現了!」

這是體內龐大生物計算機計算出來的結果,那個可能開天的人出現了。

「準不準啊!?」

「老師,這麼多年,您都說了一百回這種話了。」白月魁在遠處優哉游哉地曬著太陽,躺在躺椅上,像一隻老貓一般慵懶,對於葉晨的話一點都不在意。

「上次永夜的時間真的是有點長了,天寒地凍那麼長時間,我好像得了老寒腿,老師,你幫我看看?」

「凍死你才好。」

沒好氣地白了一眼白月魁,葉晨很認真道,「我有預感,這次一定是正確的人。」

「哦!」

白月魁的回答讓葉晨很是無語,想過去揍人。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

等到捅破天的時候,讓事實打她臉。

轉眼半個月過去,葉晨並沒有因為計算出了破天之人出現就立刻去尋找,他現在比較相信緣分。

直到這一日,他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正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進村。

「他這是要偷牛吧?」白月魁的聲音響在葉晨耳邊,「老師,你看中的人就是這麼一個小偷?」

「誰還沒有年輕的時候。」葉晨撇了撇嘴,然後傳音回道,「而且,你看錯了。」

「老眼昏花了,連一個年輕人的目的都看不出來?」

「他這哪是頭牛,他是饞牛肉了。」

白月魁:「…….」

剛剛只是隨意一瞥,沒太在意,現在看看,這個身材高大,長得一般般,穿著棉襖的傢伙正在不斷咽著口水,看向大黃牛的目光也很不正常,的確是饞牛肉了。

饞嘴,這倒不算什麼

可無論怎麼看,她都看不出這個年輕人有什麼特別的,相反,非常的普通,相比曾經出現的一些人,他實在是太普通。

難以想象自己老師計算出來的結果竟然會是這麼一個年輕人。

莫非,老師真的老糊塗了?

白月魁的心情葉晨沒心思去猜,此刻,他正津津有味地看著遠處打算一飽口福的男人。

「大黃牛啊,你能貢獻給我一隻牛蹄或是牛舌嗎?」高大的年輕男子笑眯眯地摟著大黃牛的脖子,他覺得面前的大黃牛實在是太老實了。

按照他以往的經驗,大黃牛脾氣比較火爆,絕對不會讓陌生人接近的。

可現在這隻完全不一樣啊!

老實的都讓自己有點不忍心了。

可是嘴巴里的口水已經快流出來了。

年輕人陷入了自己的小糾結中,而就在這時,大黃牛突然低頭,然後猛然用力,牛頭上揚,年輕男子直接被挑飛出去。

一聲啊啊啊的大吼,年輕人在天邊劃出一道漂亮的流星。

葉晨養的大黃牛可不是普通的牛,雖然不會說話,沒有成為妖精,可力量、體質、智慧,絕對能碾壓這個年輕人。

大黃牛很有分寸,沒有殺人,只是將年輕人挑飛到了高高的草垛上。

從草垛上連滾帶爬地下來,年輕人並沒有因為這一下子對大黃牛產生畏懼的心理,相反,好奇到了極致。

作為親身經歷者,他明白,面前的大黃牛剛剛特意手下留情了。

否則自己就算不死也得殘。

神牛啊!

這回,年輕人放棄了吃牛肉的打算,他打算將這大黃牛帶走,給自己當坐騎,這要騎出去,倍兒有面子。

只是…該怎麼說服這大黃牛?

「大黃啊,跟我走吧,跟了我,咱么以後吃香的喝辣的,我請你吃最好吃的牛肉,喝最好喝的酒,啊~~~~」

話還沒說完,年輕人再次倒飛出去。

看得葉晨直搖頭。

請大黃牛吃牛肉,虧他能說出口。

7017k「她放你走,我可沒說要放你走。」

看到姚憶的出現,王末基本上就明白她想要做什麼了。

「手下敗將,你又何必呢,又打不過我。」王末一臉嘲諷的模樣。

果然,姚憶的表情立馬變得咬牙切齒,因為王末說的是事實,她已經敗了三次了,這是她這輩子的恥辱。

想當初她可是以一己之力抵擋住獸族三千數量敵人的進攻,然而現在,眼前這個弔兒郎當的外來者卻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她的認知。

這一次,她豁出生命都要殺了這個家……

《我不想當魔王》第351章.拜師 湯琪琪的事情比安宜想的更嚴重。

除了晚上在宿舍哭了一場后,湯琪琪接連三天沒有回宿舍。

安宜有些不放心,打算去湯琪琪的實驗室看看。

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有兢兢業業,嘔心瀝血工作的實驗瘋子,也有裝瘋賣傻,假仁假義的欺世盜名之輩。

湯琪琪的導師,安宜並沒有什麼印象,在京城大學諸多優秀的教授里,不大起眼。

安宜來到生命院實驗樓六層,找了一圈,在角落裡找到了一個小實驗室。

門沒關,她走到門口,剛想要敲門,就聽到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近乎歇斯力竭的咆哮!

「湯琪琪,你要知道,我不是只有你一個研究生,你憑什麼怎麼在我的諸多弟子里出頭?

我這篇文章,可是能發nature的高端論文,讓你寫純屬幸運,實驗你師姐都做出來了,你還有什麼理由說自己不行!」

「再者說,分給你的課題是這篇論文的延伸,這一篇文章發不出去,你的課題立論都站不住腳。

就算你做出了東西,寫出了文章,沒有這篇高端論文發表在先,你的那篇也很難發出去。」

男老師的聲音有些大,開著門的情況下,聲音能清清楚楚的傳到外面。

安宜看了一下過道,堆積著一些植物培養箱。

現在快中午了,很少有人選在這個點來觀察生長狀況,怪不得這麼放心,沒理由還敢開著門訓人!

她不想偷聽,咳了兩聲,若無其事的來到門前,敲了敲門,笑道:

「琪琪……」

湯琪琪看見安宜,眼圈更紅了,眼裡的紅血絲和掉到眼眶外很遠的黑眼圈讓人心疼。

「安宜……」

剑仙在此 湯琪琪喊了兩聲,嗓子有些沙啞。

她咬著嘴唇,兩排濃密的睫毛不知所措的顫了顫。

內心的委屈無法宣洩,死死地堵在心口,彷彿凝結了她的血液。

安宜是個很善良的人,她一直堅定的認為京城大學不會有弄虛作假的人,現在親眼撞見,心裡一定很難過!

「琪琪,我剛才聽你們說文章,我們剛來,你就要發文章了嗎?你們實驗室好厲害啊!」

湯琪琪迷茫的看著安宜,不知道她要看什麼,實驗室的事情,她知道的啊。

「沒有,劉老師在指導我,讓我多看論文。」

湯琪琪不想安宜牽扯到他們實驗室這一堆破事中來。

劉老師嫌棄的看了湯琪琪一眼,一點都不會和人打交道,既然是同院的研究生,熟悉一些多好啊,以後借儀器什麼的也方便!

「你是哪位老師的學生?和琪琪一屆的?」

劉老師一臉和善的看著安宜,如果不是他咆哮時的聲音還在耳邊,還真的能被這副樣子欺騙了。

「我是廖呈老師的學生,和琪琪一屆,這不是中午了嗎?我想約琪琪吃飯,老師您是不是要指導琪琪寫論文,我會不會打擾你們啊?」

劉老師一聽說是廖呈老師的學生,兩眼放光,看見安宜就像看見幾片一區論文那麼開心。

廖呈的實驗結果出的很快,要是這個學生能稍微透露些什麼,他就可以讓湯琪琪有樣學樣,直接複製他們的技術路線,這樣發文章就快多了!

他一路走來,太明白成績的作用了。

要不是他從研究生期間就開始鑽營,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程度,只是工作之後,這些教授們都不好打交道,想從他們嘴裡摳出些什麼東西,比逼著學生做實驗難多了!!!

習慣了走捷徑的人,很難安下心來做事!

「不會,我也正在和琪琪說發文章的事情,你們正好可以一起探討探討?」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