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葉天傾怒聲說著,話音不落耳光直接落在李曉傑的臉上。

重重的耳光,抽的李曉傑慘叫起來,嘴角流出鮮血。

葉天傾完全沒有住手的打算,繼續冷聲說道。

「她們還那麼小,你怎麼就忍心對她們動手。」

「啪!」

「你乃是她們的長輩,可你卻如此心思歹毒。」

「啪!」

「我真懷疑,你的心是不是讓狗給吃了。」

「啪!」

「李曉傑,你該死啊!」

「啪!」

葉天傾語氣憤怒,他沒說出一句話便是有一記耳光,重重的落在李曉傑的臉上。

李曉傑被抽的欲仙欲死,滿嘴都是鮮血,口中牙齒也不知道被抽的掉落幾顆。

包廂內的其他人。

一直很酷 看到這凄慘一幕,嚇得捂住嘴巴,心中縱然驚恐萬分卻也不敢叫出聲音,害怕牽連到自己。

此刻,他們蜷縮在一旁瑟瑟發抖,每個人都是面色驚恐。

「住手!」

便在葉天傾的耳光,不斷落在李曉傑臉上的時候,外面忽然響起一聲暴喝。

葉天傾目光閃電般看去,便是看到酒吧的老闆,帶著幾位打手沖了進來。

「李少,你沒事吧!」

老闆看看這李曉傑被打成這樣,登時滿臉憤怒。

「啊,救,救我……快救救我。」

李曉傑看到老闆,便宛若是看到救星一般。

「哼,好小子竟然敢在我的地盤上鬧事,而且還把李少打成這樣,你可知罪。」

「立即放下李少,跪下來受死,要不然的話……」

說著,他的臉上露出無盡的凶光,如同受傷的猛獸般看著葉天傾。

此人,便是這酒吧的老闆,道上人送外號火雞哥。

之所以有這樣一個奇葩的稱號,主要原因便是其脾氣火爆,這些年還稍微好些,早年間年輕的時候,他的脾氣屬於一點就著的那種。

吃飯的時候你多看他一眼,他都能拎著刀砍你三條街的那種性格。

「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乖乖的將李少放下,然後跪下來接受發落,否則的話……」

說著他取出一把小刀,惡狠狠的看著葉天傾:「否則的話,我會將你的手筋腳筋全部跳斷,慢慢的把你折磨致死。」

聞言,葉天傾眼神里流露出一道殺氣。

火雞哥並不知道,自己已經闖了大禍,繼續悍不畏死的說道:「沒聽到我說話嗎,立即放開李少。」

「我,若是不放那,」葉天傾的聲音響起。

「不放?」

「你若是不放的話,那你就死定了,不光是你死定了。」

「你的家人,我也是一個都不會放過的,我會讓他們全部都受盡折磨而死,然後讓他們下去陪你。」

火雞哥冷聲說道,面帶獰笑。

他的這話,徹底點燃葉天傾心中怒火。

火雞,必死!。 「早知道煉製一些真狂力丹就好了。」

徐真有些無語,沒想到戰力丹的效果只能是狂戰師之下服用才有效。

「九級狂戰師?」

周同雙目微眯,對於徐真的修為很是驚訝。在他獲得的情報中,徐真的修為,應該是戰師九級才對。

「短短時間,你是如何從戰師九級修鍊大狂戰師境界的?難道傳聞是真的,你擁有能夠快速提升修為的秘法?」

周同雙眸陡然圓睜。

「徐真,把秘法告訴我,我可以饒你一命。」

「不好意思!你想要我的秘法,我卻更想要你星辰圖。」徐真想了想,道:「不如我將方法告訴你,你把星辰圖給我如何?」

周同冷哼一聲。

「等我將你拿下,還怕你不說。與我討價還價,你這是在找死。」

周同說着,丹田靈海滾動,磅礴的靈氣咆哮起來,周身靈氣如同被一團黑墨包裹着。

「暗靈氣?」

周同冷笑。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聽說你滅了張家,那你應該已經領教過張向北的暗靈氣了吧?」

徐真聳聳肩,一副不怎麼樣的神情。

「他的咒術的確很強,只可惜遇見的是我,精神攻擊對我沒什麼用。」

一直很酷 「當年在那秘境之中,他與我同時進入暗宮之中,獲得暗宮之內的靈術。只不過他的運氣始終不如我,我的靈術才是暗宮真正的傳承。」

「你也是咒術師?」

「哈哈!張向北獲得的咒術不過是我可憐他的無能留給他的部分殘術罷了。徐真,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着,我周同只用了二十年踏足戰魂,我才是天驕。」

嗬!

周同一聲低喝,周身暗靈氣蔓延而開,好像裝滿墨水的大桶傾瀉一般,瞬間將周同周身數百米籠罩在黑暗之中。

「極暗無量領域。」

一瞬間,徐真的視線變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周身更是傳來一陣陣詭異的暗邪之力。好像有着無數只肉眼看不見的毒蟲鑽入毛孔之中,讓人產生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雖然獸魂山將我的境界壓制到狂戰師九級,但是戰魂強者對於靈氣的感悟依然存在。我想殺你,只需一個念頭,你便死無葬身之地。」

手纹 徐真置身在極暗無量領域之中,腦海中卻是突然出現一個問題。他的精神力蔓延而開,清楚的看見得意忘形的周同。

「一個念頭就想殺我?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血靈束縛。」

周同的臉色微微一變,感受到徐真的入微高階的精神力,雖然驚訝,但是驚訝過後,周同的雙手猛然拍在領域之中。

「小靈術——暗海鯨吞。」

漆黑的空間之中,一聲如同大鐘敲響的瓮聲響徹,徐真的瞳孔猛然一縮,感知之中,一頭長約百米的巨大的鯨魚破土而出,張著巨口撲向徐真。

「木靈人守護者。」

徐真一躍而起,向著後方倒退而去。同時木靈氣引動,以靈氣在身前幻化出一個身高十米,周身穿着木質盔甲,手持巨大木劍的守護者。

木靈人守護者擁有徐真百分百的攻擊力,一出現,木劍滴溜溜在手中轉出劍花,竟是施展出徐真從李蟒手中獲得的技能。

「劍蟒——蟒蛟化龍。」

磅礴的木靈氣瞬間化作一條綠色的百丈蛟龍,隨着龍吟之聲,一頭撞向巨大的鯨魚。

砰地一聲。

綠色蛟龍瞬間爆炸開來,潰散成一股股木靈氣,被鯨魚一口吞入腹中,前進勢頭不減,再次撲向徐真。

木靈人守護者木訥的神情無畏無懼,手中木劍再次刺出,整個身軀與木劍合二為一。

「劍蟒——怒蟒穿心。」

木靈人守護者與木劍真正的融為一體,一柄巨大的木劍如同蟒蛇嘶吼著沖向鯨魚。

徐真明白即便周同的修為受到壓制,也不是自己能夠輕易擊殺的。木靈人守護者衝鋒陷陣,徐真隨後也是施展出火拳炎帝。

熾熱的巨大火球不斷膨脹開來,彷彿天上的太陽掉落下來一樣。周同的極暗無量領域也是被火拳炎帝照耀的光亮刺眼。

「這小子怎麼可能還能擁有如此濃郁的靈氣?」

周同如何不驚訝,要知道戰魂的領域一旦展開,便會吞噬領域內敵人的靈氣。更何況他這極暗無量領域乃是最為詭異的暗靈氣領域,那些附着在徐真身上,鑽入其毛孔的暗靈氣足以吞噬徐真全部靈氣。

不過周同驚訝歸驚訝,暗海鯨吞乃是他修鍊的強大靈術之一,不是徐真能夠以幾個技能所能抵消的。

沒有意外。

木靈人守護者幾乎在接觸到暗海鯨吞的瞬間便被鯨魚的大口吞下,湮滅在黑暗之中。隨後徐真一拳擊出的巨大火球再次與鯨魚碰撞起來。

黑暗,能夠湮滅一切。在這裏便是最清楚的詮釋,即便火拳炎帝的威能已經超脫尋常狂戰師,卻還是被黑暗鯨魚吞入腹中。

昂……

黑暗鯨魚仰天長嘯,巨大無比的嘴巴一口將徐真吞入腹中。

頓時,無盡的黑暗與寒冷包裹徐真。只讓他感覺自己掉進了深海之中,不停地下墜。

他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詭異的暗靈氣像是無數蟲子從他的七孔中鑽入身體,破壞者吞噬着他的肉身經脈。

突然。

出了痛苦面具的徐真,神情一變,感受到體內丹田之中傳來的變化。

徐真的丹田之中,懸浮着一顆通體漆黑的靈珠。周同的那些暗靈氣湧入徐真身體中的瞬間,彷彿是鑰匙打開了門,放出了一隻凶獸。

徐真的暗靈珠本就得到激活,並被徐真覺醒到百分之五十。此刻,面對着侵入體內的暗靈氣,暗靈珠則變成了真正的吞噬者,瘋狂的吞噬著周同的暗靈氣。

【宿主體內暗靈珠正在覺醒,目前進度51%……】

【宿主血脈受到暗靈氣強化,當前修羅血脈純正度5%,大暗修羅體附加屬性提升百分之五。】

不知道過了多久,暗靈珠覺醒進度達到了70%。

徐真突然感覺周身的暗靈氣消失了。

周同一副盡在掌控之中的得意神色,看着徐真。

「徐真,我不會輕易殺了你的。我的強大,不是你能抵抗的。為我周家打造戰師,是你唯一活命的機會。」

「呼!」

徐真張口吐出一口白氣,露出十分舒爽的表情,在周同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拿出無刃。

「周同,很可惜,雖然你可以擊敗我,但現在的你殺不了我。」

「殺不了你?哈哈哈!念在你是徐天兒子的份上,我一再留情,竟然讓你生出如此可笑的想法。徐真,我的手段你才見到冰山一角。」

徐真既然碰見了周同,今天他就沒打算讓周同輕易離開。星辰圖已經牽扯了太多人,只有拿在自己手裏才能讓他安心了。

嗡嗡嗡!

徐真精神力全力展開。

在他的周身除了霸世無雙的紅芒狀態之外,還隱隱縈繞着一圈赤金色的狂氣,他的氣息上漲到狂戰師的極限。

周同眉宇微蹙,雖然他自信擁有殺掉徐真的力量,可看着這樣詭異的徐真,他的心裏竟然也是升起了一絲不確定出來。

「若是沒有這禁制,你已經死了千百回了。」

徐真冷笑一聲。

「只可惜,事與願違。今天你我二人,註定只能活下一人。」

狂氣的加持,讓得徐真的力量再度上漲,這一刻徐真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想要晉陞戰魂,周同就是徐真認定的第一個必殺之人。

「精神威懾!」

「噩夢重疊!」

周同的神經突然劇烈的跳動起來,似乎有人正以極為狂暴的手段強行侵入他的意識之中。

「哼!想要對我施展精神技能?徐真,你別忘了,我也是一個咒術師。」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