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半血,安敢如此!

他向著周圍一閃聖光歇斯底里:「找!一定要把六翅的實體給我找出來,我要好好的鞭笞他一頓!」

不說大天使長如何發怒,單說聖光戰場中的六翅。

一怒之下殺了那些天使雕像,可這聖光天柱的事他也得接著辦才行。

沒辦法,誰讓他是這一次的總軍團長呢,手下辦事不利,他這個總軍團長就得兜著不是嗎。

只是,他這一眼看去,心裡怒火更盛了。

难得情深 聖光天柱上無數的仙人靈魂在喧囂,漆黑如墨的柱體上一層層的裂紋正在擴大,沒準下一秒整個聖光天柱就得崩潰。

六翅的心潮瞬間洶湧澎湃躥起來老高,面容逐漸扭曲:「死不足惜!」

身後的翅膀一展,他的眼神直透那些仙人:「全部殺光!」

嘩!

六翼天使軍團全軍突擊。

軍功這東西誰也不會嫌多,雖然不能像那些天才一樣斬殺一些高階天使,可這些低階天使那也是一份軍功!

可就在他們殺的正爽的時候,災難降臨了。

六翼天使軍團加入了戰鬥,仙人們再次被阻擋了下來。

錦衣公子突擊的最靠前,他也最接近聖光天柱,看著天上茫茫多的六翼天使,他的臉色大變:「不好,全都是六翼天使,快撤!」

只可惜,前期沖的有多快,現在陷的就有多深。

錦衣什麼的,最顯眼了!

一瞬間的功夫,他們直接就被六翼天使給包圍,一柄柄聖光大劍毫不猶豫的就向著他們的腦袋上招呼。

嗚!嗚!

錦衣公子直接就坐蠟了。

要說一兩隻的六翼天使他還能剛一剛,斬殺也是不在話下,可這一群六翼天使,旁邊還有看熱鬧的,他根本就剛不起來。

「塵哥,救我!」

其實不用他喊,旁邊的劍塵早已經是把黑劍扔向了他的身前。

嗡!

黑劍分影亂擊,圍在旁邊的六翼天使全都被震飛了出去。

只是,劍塵一點也不高興。

沒有斬殺。

能在黑劍的一擊之下沒有被斬殺,這波六翼天使的實力可是有些強了。

劍塵毫不猶豫的一抓錦衣公子:「走!」

然而,他這一行動,旁邊的那些小夥伴們全都慌亂了起來,大高手怎麼能走呢,絕對不行!

於是乎。

「公子,你不能扔下我們!」

「公子,救救我們!」

聽到這些呼聲,錦衣公子的臉色有些難看。

救,還是不救?

無論怎麼選擇這都是一道送命的題,況且,這救人的選項還不在他的手上。

錦衣公子看向了劍塵:「塵哥,您看?」

咻!

难得情深 根本就沒有給錦衣公子再開口的機會,劍塵直接抓著他就跑。

不跑幹嘛,等死么?

救一個人已經是很費勁了,還想要救一群人,沒有那義務!

一閃,兩閃,劍塵瞬間閃出去了很遠。

只是…

一隻六翼天使已然堵在了他的身前。

六翅瞪眼瞧著劍塵冷笑一聲:「呵呵,劍塵,你既然敢來,為什麼這麼著急走呢!」

「完蛋,果然是他!」

劍塵心下一沉,他早就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聖光氣息,所以才會那麼堅決的開跑。

可現在看來,感應是雙向的,對方恐怕也早就感應到了他。

要不說記仇是天使的天性,有些仇一輩子也忘不了,六翅可從來沒有忘記過在那個空間里受到的屈辱。

這個仇一定要報!

。 蔚瑾瑜當眾放棄名額事情在比賽當天就已經傳的沸沸揚揚,就連S市的人民日報都有一個小小的板塊上報道這件事情。

標題是:市一中某男同學幾次三番主動放棄艾斯伯利拋出的橄欖枝,並揚言定會考上重點高中。

對此,蔚瑾瑜絲毫不放在心上,可是第二天上學他一早就被老師喊去了辦公室。

辦公室里除了有蔚瑾瑜的班主任,還有各班的班主任和年級主任,甚至平常鮮少露面校長都來了,可見這次事情於學校而言有多麼重要。

蔚瑾瑜穿著校服,身形高挑,肩背筆直的站在一眾老師的面前。

他面色從容,絲毫不露怯。

「蔚同學,你知不道能被艾斯伯利錄取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年級主任先發話了,他皺著眉頭,一臉嚴肅。

「是呀,雖然說一共有五個名額,可是艾斯伯利是在精不在多,昨天只有三個人被錄取了,你連第三場比賽都不需要參加就可以被破格錄取,可你呢,竟然眾目睽睽之下主動放棄名額,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蔚瑾瑜的班主任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蔚瑾瑜沒有說話,默默的聽著老師們的指責。

在幾位老師和校長的輪番上陣后,他才終於回答道,「老師,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不會後悔,我就是要考重點高中,我父母都同意了,想來與你們各位老師也無關了。」

蔚瑾瑜臉色冷冽,眼珠淡漠,帶著些許不悅。

此言一出,各位老師也都變了臉色,年級主任再次發話,「你簡直就是不知好歹!」年級主任指著蔚瑾瑜的鼻子生氣的說道。

蔚瑾瑜抬起眼眸,眼神幽幽的看著年級主任。

年級主任大概是被蔚瑾瑜這樣冰冷的眼神給嚇到了,他下意識的收回手指,眼神變得閃躲起來。

因為有一種人,天生自帶氣場,無關年齡,就是那麼站在哪兒,那份氣勢就由內而外的散發出來。

蔚瑾瑜就是這樣的人。

最後,校長寒著臉發話,「我希望你再回去考慮考慮,能被艾斯伯利錄取是一件多麼得之不易的事情,也是為母校爭光的好事。」

蔚瑾瑜稍稍低下頭,然後聲音有些慍怒的說道,「我的人生從來不需要旁人給我做主選擇,我的父母不可以,你們就更不可以,快要上課了,我先回班級了!」

說完,蔚瑾瑜大步走出了辦公室,其實他在本質上來講和鹿窈是一類人,倔強固執,認定了的事情就不願意改變。

蔚瑾瑜回到教室,就有其他同學圍了上來,他們也都聽說了昨天比賽時發生的事情。

「蔚瑾瑜,你真的拒絕了艾斯伯利的錄取嗎?」一個黑黑的男生率先問道。

蔚瑾瑜經過剛才老師們的質問,心情不大好,他面色雖然已經恢復了正常,但眼中還是有些許不悅,他冷冷的回答道,「嗯。」

「你真的好有種,剛才你去老師辦公室是不是被老師訓了?」又一男生笑著問道。

蔚瑾瑜低垂眼眸,沒有說話,一旁一個扎著高馬尾辮的女生先回答道,「要是你的話,肯定一口就答應了艾斯伯利的錄取,蔚瑾瑜又是你們這些沒有志氣的臭男生。」

「切,你們這些頭髮長見識短的女生懂什麼!」那男生也不甘示弱,立即反駁道。

「那你們男生不僅見識短,頭髮也短!」兩人一副誰也不讓誰的模樣。

周圍的人七嘴八舌,有些問蔚瑾瑜為什麼要拒絕,有的問蔚瑾瑜有沒有當天比賽的視頻,還有問比賽現場有沒有帥哥或者美女。

忽然,蔚瑾瑜抬起頭,他眼中的怒意顯而易見,所有人見到他這樣的臉色,立刻都噤如寒蟬,正好這時,上課鈴打響,眾人一下全都散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不過這一切還沒有到此為止,幾乎這天所有認識蔚瑾瑜的老師和同學見到蔚瑾瑜都要問一句為什麼要拒絕艾斯伯利的錄取。

所有人都想不通,為什麼這個男生會拒絕這麼得之不易的機會。

是呀,為什麼呢?

當為什麼不停的充斥著蔚瑾瑜的耳朵,連蔚瑾瑜自己都在心裡不自覺的問自己為什麼。

可是他很快給了自己一個具有說服力的答案,因為他追求的不是當一個萬眾矚目的明星,不是所有人眼中的偶像,不是別人眼中那個優秀的男生,他只想做自己,做那個自在舒服的蔚瑾瑜,做那個鹿窈心中最重要的朋友。

晚上放學的路上,蔚瑾瑜在一個拐彎的小巷子里,忽然一把抱住鹿窈。

鹿窈一臉懵逼的被他抱著,她剛想要開口問蔚瑾瑜怎麼了,可是蔚瑾瑜先說話了,他說,「今天有好多人問我為什麼要放棄艾斯伯利的錄取邀請,我都沒有回答他們,可我想了很久,現在我告訴你,因為我不想當別人眼中那個完美矚目的男生,我只想當你心中最好最好的朋友,比起那些歡呼和掌聲,我更想聽到你誇我的一句。」

鹿窈聞言,心中撼動,她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蔚瑾瑜接著說道,「我從前看到過一句話,黃色的森林裡分出兩條路,我選擇了人跡稀少的一條,從此決定了我的一生。所以,不論以後怎麼樣,你可不可以一直陪我走在這條人跡稀少的路上?」

蔚瑾瑜的聲音低沉,可以聽出他的情緒有些低迷,鹿窈回過神來,她回答道,「會的,我們會一直互相陪伴著的走下去。」

蔚瑾瑜鬆開鹿窈,他認真的看著他,眼中滿滿溫柔和期盼,「不可以反悔。」

鹿窈連忙點頭,不想猶豫一秒,她下意識的怕蔚瑾瑜會以為她的遲疑是想要反悔剛才說的話。

「那就好,如果有一天你背棄我們的約定,那麼我不會原諒你。」蔚瑾瑜這句話十分嚴肅,看不出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嗯,我不會的。」鹿窈也嚴肅的點點頭。

隨後,兩人相視一笑,繼續向前走去。 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這樣就可以一次找到兩個解藥了。

夜玖看著楚離:「你從哪裡來的?」

「你們掉下去后,岩石自動升起,然後我借用妻主的這個包,在門那邊找到了機關和走出甬道的機關。」

楚離把手中的斜挎包遞給夜玖。

夜玖聽后,恍然大悟:「這會不會是一個連環機關。」

「只有啟動了這邊的機關,另一邊的機關才會顯現,你不是也說了嗎,你在門那邊找了好多次都沒有找到。」

不曾拥有 楚離似是瞭然地點點頭:「應該是這樣的。」

夜玖又戳了戳君墨寒的手臂:「你還能走嗎?」

君墨寒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如果我走不了呢?」

夜玖眨了眨眼,面無表情地指向楚離:「讓他抱著你走。」

被點到名的楚離儒雅溫和地站在一旁,默不作聲。

君墨寒挑眉:「為什麼不是你?」

「你說呢?」夜玖一臉見鬼了的表情看著他:「你比我高一個頭啊!就我這小胳膊小腿的,能抱得動你,你是太低估了你的重量,還是太高估了我的力臂。」

君墨寒看著才到自己胸口的夜玖,想了想:「那還是我自己走吧。」

「哦。」夜玖應了一聲,就抬腳向前走去,對後面的兩人不予理會。

待夜玖走後,楚離對君墨寒儒雅一笑:「君閣主是在覬覦別人家的妻主?」

君墨寒勾唇,邪氣一笑:「楚宮主,男歡女愛不是很正常嗎?」

「天下這麼多女子,君閣主為何非要選她?」

君墨寒睨了他一眼:「正好,我也有同樣的問題想問楚宮主,為何非要是她。」

楚離溫雅柔和,唇角帶笑:「既然如此,君閣主不是很清楚答案嗎。」

說著,抬腳走向夜玖的方向。

君墨寒站在原地,略微一頓,隨後也向那個方向走去。

她進入了他的心裡,又怎會那麼容易出來呢?

三人走回了甬道,一眼就看見了那個非常顯眼的門。

夜玖向裡面張望了一下。

黑漆漆一片。

楚離端詳著:「從這裡,應該就可以走到皇甫本家了。」

夜玖眼巴巴地看向他:「真的?」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