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言清喬如何喜歡的跟鐲子,也知道樓主他們對於那根鐲子的看重程度,隱隱約約的也能猜到這根鐲子對於言清喬術法的重要性。

言清喬點了點頭,伸出了手腕。

掌心裏面全是血,沒有任何一滴是屬於言清喬,鐲子一直在保護她,即便是今晚這樣的情況下,都能保護她毫髮無傷。

而此刻,這根玉色並沒有很透很潤的鐲子,在腕口上碎裂出了一根極其明顯的血痕!

而其中那隱隱流動的水玉色,消失了。

言清喬已經感受不到其中一絲一毫的靈力波動了。

她甚至能感受到鐲子的脆弱。

這段日子在京城橫行霸道,靠的就是這桌子裏面的靈氣,有了這根鐲子,言清喬即便是只有三腳貓的功夫,也能夠飛天遁地,甚至無視那些符籙斬殺。控制住所有稀奇古怪的禁術陣法,完完全全把那位在暗處的大人壓制住。

她知道自己的長處與短處在哪裏,既不會自卑的想着自己什麼不行,也不會自滿的覺得自己什麼都行,實事求是的很,離了這根鐲子,倒也沒有地裂山崩到她完全活不下去,但再對面同樣三百人的時候,她怕是被剁成三百塊都不足夠。

更何況還有秦驍他們那十個人身上的養鬼陣法。

誤打誤撞的,她把自己的鐲子弄裂了一個口,未來的路突然就沒那麼篤定了。

青金看起來比言清喬還要更傷心一般,只小心翼翼的問著。

「要不然我們帶着去找樓主看一看。」

「沒用的。」

言清喬搖了搖頭,她剛剛已經在腦子裏面把所有的方法都過了一遍,樓雨城也只是這麼多年把鐲子收了起來,唯一能有修復的辦法,可能只在國師那一行人中。

可那位大人跟國師到底是什麼關係都不知道。

「娘親……」身後的門被打開,玉嬤嬤帶着小暑在門口出現,小暑一看見面前這個滿身是血的言清喬,立馬尖叫了一聲。

「你先進屋裏,娘親等一會兒……」言清喬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如何的狼狽,也不想小暑身上粘到血,剛想說等去換一身衣服再找他的時候,小暑已經哇哇哭着撲了過來。

言清喬原本就已經是精疲力竭,能站着已經是勉強,哪裏能經受得住小暑這般的撞,整個人直直的就往後摔去,誰也沒有抓得住。

眼前黑透之前,言清喬還抬手摸了摸小暑的腦袋。

枕书入梦 還好還好,沒磕到。賈蓉去了可卿院里,正見著可卿暗嗔眼神,唏噓道:「菱兒不懂,大爺還不懂嗎?偏這麼個漂亮美人兒,大爺翻倒瞧不上了。」

蓉大爺看旁邊紅著臉直直立那裡的香菱,知道可卿定是從香菱口中聽說了昨夜事情,嘿嘿笑道:「還不是你這個好奶奶做的安排,我半夜醒來感覺床上突然多了一人,可把我嚇一跳。沒把她直

《紅樓蓉大爺》第233章:中看不中用的玩意 通過了?周月婷聽到這句話,直接癱軟在地,喘著大氣,額頭上都是熱汗。

沒想到,自己花費了這麼多氣力,絞盡腦汁,這才傷了彭祖一下,如果真打起來,周月婷只有被虐的份,還有,這眼前的所謂彭祖,只是個分身,不是真人!如果真人出來有多強,周月婷不敢想像。

果然是活了這麼多年的老怪物,實力恐怖如斯,可這傢伙,好像並不想露面,一直以分身示人。

「進步很大,我教給你的術學得極其快,全部學會只是時間問題,不過法力差了點,畢竟你還年輕,慢慢提升,以後肯定會達到我一樣的高度。」彭祖對周月婷讚不絕口,這種徒弟,收著就欣慰,是個好苗子,以後必定成龍成風,只可惜……這具身體,彭祖看上了,現在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將容器打造的更好。

呵呵,哪有什麼真正的長生不老,人體的極限就這樣,就算活個千百年身體不死,那也只是一把老骨頭,根本沒有用。

冥溪所謂的長生不老,只是利用鬼紋,不停的奪舍,換皮,讓自己新生。

「慢慢提升?這可不行,我要短期成長的方法。」周月婷突然不滿足的說道,陰人大戰一觸即發,如果唐浩沒死,他一定會參加,周月婷等不了!她要回去助唐浩一臂之力!

「你進步已經很神速了,還要快?欲速則不達!」彭祖皺起了眉頭看着周月婷,這小蘿莉,野心還挺大的。

「對,還要快,這不夠,我要迅速遍強!」周月婷說道。

彭祖沉默了,說實話,他也怕夜長夢多,他想快速擁有周月婷的身體,這樣才好安心,練的越久,他付出就越多,萬一到時候沒得到這九陰之女的身體,那他不是虧大了。

「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要稍微吃點苦。」彭祖說道。

周月婷現在的力量太弱了,還不夠,萬一彭祖奪得周月婷身體的時候,被人追殺,那他麻煩就大了,以周月婷的法力,被高人圍剿屠戮的話,彭祖很有可能會死,苟活了多少個春秋,這險冒不起,他也不想冒。

讓周月婷不斷變強,是最好的辦法,到時候再完美的接收她身體,絕對是最好的主意。

「吃苦算什麼?我在霧門修鍊的時候,什麼苦沒有吃過,其他的你不用擔心,給我力量,讓我變強就行。」周月婷說道。

這些時日,周月婷學習了彭祖不少巫術,最讓她興奮的就是,冥溪的古巫術。

對於一個巫師來說,這是最夢寐以求的東西,只是古巫術博大精深,極其複雜,而且消耗法力很是嚴重,她雖然掌握了這個術法,但想完全駕馭,還暫時做不到。

至於其他的巫術,周月婷也學了不少,都在不停精進中,特別是這個招陰兵很是不錯,有點養鬼人招靈內味,不過彭祖教的招陰兵很強,那些陰兵是死靈,好像不入陰間地獄的,只是夾在陰陽夾縫中不斷徘徊的鬼,具體怎麼回事,周月婷也不知道。

「行,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客氣了,明天開始,我帶你進入地獄式魔鬼訓練,你要抗得住,肯定能變強,如果扛不住,死了不怨我。」彭祖說道。

周月婷理了理劉海,一臉的無所謂,這麼多年來,她什麼沒有熬過的,再苦再累再危險,她都挺過來了,沒什麼好怕的。

她這輩子,最害怕的,就是欠人家人情!

第一個是師傅,是師傅撿她回來,養大教導,養育之恩未報,就被師姐殺死了!這養育之恩要報,就必須殺了師姐報仇!不然,她要怎麼還一個死人的人情和恩情?

第二個就是唐浩,如果不是唐浩捨命相救,她早就死了,而唐浩為了她,身陷囹圄,這人情,她也要還!

「死耗子,你可千萬別死啊!不然,這人情我該怎麼還?」周月婷望着江的那邊,喃喃說道,她堅信,那死耗子福大命大,不會那麼容易死掉的,畢竟天選之子,麒麟之命!

「走了,愣著幹嘛?」彭祖揮了揮鬼旗,示意周月婷跟他回山洞,周月婷應了一句,擦了擦額頭的熱汗,便跟了上去。

「師傅,你真身什麼時候出來見我?不會……一輩子不見自己的徒弟吧?」周月婷說道,故意套彭祖,說實話,一個活了這麼多年不死的老怪物,誰不好奇?

「無所謂,我是教藝的,不是賣身,見我真人和不見,又有什麼關係。」彭祖直接拒絕,他也知道周月婷的花花腸子,相處了這麼多天,彭祖也不傻,而且交手過很多次,他早知道周月婷為人狡猾無比,再說了,她可是霧門的人,還是那個男人的徒弟。

霧門的人,多是狡詐之徒,脾氣和秉性都非常不好。

「師傅,聽說你有推背圖,能看看第二次陰人大戰的結果嗎?」周月婷早就聽唐浩說,推背圖在彭祖手上,之前麒麟之子的事,還是找彭祖說的。

只是周月婷很是不解,推背圖不是袁天罡和李淳風的嗎?怎麼變成鬼紋了?真是奇怪,難道說,很多未來,冥溪早就推算出來了?而若干年後,袁天罡和李淳風也跟着推算出了那些圖?其實只是三個人撞在一起了?

因為未來,都是一樣的?如果三人都能推算出未來,那自然鬼紋就和推背圖一樣了,可以預知未來。

那她當時,不知道有沒有推算出蚩尤逐鹿之戰大敗呢?如果知道,她為什麼不說?可能說了,也無法阻止吧?

彭祖聽了周月婷的話,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側頭看着她。

「怎麼啦?」周月婷問道。

「你們只是普通人,再厲害,也活不過百年,知曉未來,對於你們來說,只會增加負擔和痛苦,又何必自尋煩惱呢?」彭祖並沒有回答周月婷的問題,反而說教道。

彭祖的話,不是沒有道理,但也僅僅是心靈雞湯的一部分罷了。

因為如果知道彩票的下一期中獎號碼,絕對不會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切,臭老頭,不想說拉倒。」周月婷翻了翻白眼,快步走到彭祖的面前,然後獨自進了山洞,彭祖嘆了口氣,也跟着進去了,大雨繼續下着,只是江邊瞬間安靜了下來。

。 兵部大殿內的諸位大人最終還是降了黃家,畢竟家業親人都在此地,那裏有背井離鄉的道理啊!

五月初六承天殿內,黃之羲登臨九五,大宴群臣。

可就在這滿殿群臣俱歡顏之時,蘇牧卻悄無聲息的從大殿中離去了,自始至終也只有黃顏一人發現了蘇牧的離去。

黃顏本想跟上去,但當蘇牧踏入空間裂縫之後,卻又無可奈何地離去了!

這種趕路方法她可做不來,黃顏只好面帶失落的看着蘇牧離去,此一別便是山高水長再無相見之日。

這一日蘇牧利用神通去了這方世界的很多地方,也看了許許多多的山川風光,當蘇牧從最後一處名勝之地離去之時,蘇牧來到了三十三重天的大羅天。

有些事情既然因他而起,那自然也就應該因他而結束!

封神台依舊,蘇牧抬起腳,緩步走上了封神台,他走的很慢,每走一步的顯得格外的沉重。

似乎又什麼外在的莫名力量在阻止他一樣,不過蘇牧對此視而不見,依舊是不緊不慢的朝封神台頂部走去。

封神萬古業,就在這剎那之間,豈能廢了呀!

大羅天界風起雲湧,電閃雷鳴,一副歸墟到來之時的景象,蘇牧手持打神鞭站立於封神台上,看着漫天雲捲雲舒,說道:「尊奉天道諭令,長明散人今日封神,願天道鑒之!」

洪鐘大呂之聲音傳遍了三界六道五行內外,一尊尊真靈從封神榜內循序而出,一尊尊軀殼從天穹墜落,金鳳銜果位而至,三者合一便為神仙。

話說這方世界的封神劫難本不該在此時,而應該在三十六萬年之後,但是由於蘇牧封神卻是提前了許多。

無數修行者的氣運功德就此改變,若非天道默許,恐怕此時的蘇牧哪怕有着大羅金仙的境界加神,也逃不過化作灰灰的結局。

看着手上的神榜,蘇牧沉聲說道:「黃家之主黃之羲,上承天命,可位仙庭仙帝,享三界氣運功德。」

下界太朝城承天殿內,已經登臨九五之位黃之羲,突然從御座上起身對大羅天的方向遙拜不已。

黃之羲恭敬的說道:「弟子黃之羲,領法旨!」

不過身在大羅天封神台上的蘇牧卻是,快速略過了封神榜上有關黃之羲的那一大段文字,接連不斷地說出一個又一個名字。

此刻蘇牧猶如合道教祖,在無人敢於阻撓,就連玲瓏教祖也不敢阻撓分毫,因為此時的蘇牧就是代天封神,教祖再怎麼強大終究還是在天道之下,如何能夠忤逆天道!

三百六十五位諸天正神,十萬八千六百輔神,蘇牧足足念叨了三天三夜,才算是將一眾神仙敕封完畢。

看着封神台下肅穆的諸多神仙,蘇牧由衷說道:「今日封神,也算是給在封神劫難中死去的修行者,忠義之人找到了一個歸處,望爾等日後遵從天條,調理好這方大千世界!」

封神台下的神仙,對着台上的蘇牧,作揖行禮,說道:「尊法旨!」

隨着封神完畢,這方天地的歸墟劫難被無限期的延遲,若是仙庭能夠永存,那麼歸墟劫難自然永遠都不會到來,但是無論是天道還是教祖都知道,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諸天萬界之中沒有什麼事情會一成不變,唯有變方有無限可能,所以看着台下眾神,蘇牧看了眼手中打神鞭,說道:「無規矩不成方圓,仙庭當有天條出,以打神鞭依據,若有作姦犯科之神仙,可打其神魂!」

蘇牧將天道賜予的打神鞭重新交還給了天道,那一刻天穹之上七彩的流光不斷的湧向,蟲文鳥篆不斷地從虛空墜落,變為一條條天規,束縛著神仙的所作所為。

台下神仙,再次作揖行禮,說道:「蘇先生大德,我等沒齒難忘!」

自從被敕封之後,台下神仙已經都明白了蘇牧手中的打神鞭究竟是什麼樣的靈寶,也明白了日後能夠封印神靈的只有打神鞭這一件靈寶。

所以眾神仙有了恐懼,生怕蘇牧把打神鞭賜給不分輕重之人,但蘇牧沒有那麼做而是交還給了天道,試問天底下有那個人能夠擋得住這個誘惑。

蘇牧見此作揖行禮說道:「諸位道友你們該走了,希望你們日後不要辜負了這方天地所賜予的造化。」

……

仙庭諸多神仙緩緩散去,有的往三十三衝天定居,有的往世間名山大川的法域而行,有的則是直入九幽冥府,新的天地在形成,新的秩序也在形成,自此此方世界天地無缺矣。

而在太朝城外,剛剛被敕封為新朝長公主的黃顏單人單騎出宮禁,過內城,越過五城九門,開始去追尋自己的道路。

先前黃顏從未想過要去走這條千難萬難的道路,但朝聞道夕死可矣不是嗎?

或許日後她也能夠成為一尊逍遙自在的大羅仙家也說不定呢?但仙庭威壓之下要想成就大羅之位實屬艱難!

這一切黃顏都一清二楚,但是她還是走了!

……

待到眾人散去,蘇牧看着眼前來人,說道:「玲瓏教祖你果然還是來了!」

他知道玲瓏教祖會監視着他的一舉一動,但是沒有想到玲瓏教祖終究還是現身到了他的跟前。

玲瓏教祖說道:「蘇先生要離去,本教祖自然要來相送!」

蘇牧笑道:「惡客待的久了,自然該走了,再叨擾恐怕主家會不願意!」

玲瓏教祖看着已經逐漸明了的虛空,說道:「既然蘇先生知道,那為何還不走呢?」

蘇牧說道:「自然是等靈寶歸位啊!」

一個轉身,蘇牧將腰間葫蘆拋向高空,只見一道白色匹煉橫貫天穹從下界而來,這道橫貫了三界的匹煉最終落到了蘇牧的葫蘆之中,斬仙飛刀自此大成矣。

「此物可斬殺教祖!」玲瓏教祖開懷的說道!

蘇牧點頭說道:「的確可斬教祖!」

玲瓏教祖說道:「蘇牧用這斬仙飛刀斬了我!」

蘇牧問:「為何要斬你?」

他實在想不清楚這女人今天究竟時抽什麼風,要用自己用斬仙飛刀斬了她,這可不是鬧着玩得!

一旦斬仙飛刀發動,毫無防備的教祖也難以抵擋!

……

……

無錯 「哪家姑娘?」

夏文桃望着門外的天空認真地想,一時之間還想不起來哪家的姑娘合適。

她近來依賴宮玉成了習慣,但凡有疑問,就想找宮玉解決了。

是以,她想了一會兒,就朝宮玉問道:「二嫂,你有沒有什麼好的人選啊?」

在周氏的面前,她乖乖地喊宮玉為二嫂,省得周氏睡覺的時候在她的耳邊不停地嘮叨。

夏文軒本以為宮玉沒有人選,哪知宮玉竟然提議道:「王彩蓮怎麼樣?」

上一世,王彩蓮為夏文軒而犧牲,足以見得,王彩蓮心中一直有夏文軒。

既然再活一世,那她就幫他們撮合,也算是讓夏文軒報恩了。

不過,說實在的,王彩蓮是真不錯,跟那樣的姑娘做妯娌,即便生活中吃點虧,王彩蓮也不會跟人吵鬧的。

夏文桃眼睛一亮,「王彩蓮?咦!我怎的沒想到呢?王彩蓮確實不錯,從很小的時候,她就幫着她爹賺錢,給她娘治病了。」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