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忽然道:「三哥哥,明日你去國子監,叫所有監生到京兆府上課。我要給他們上生動有趣第一課。」

蕭景辭勾唇一笑,「你確定不是血淋淋的第一課?」

蕭景寒:「是讓人發噩夢、刻骨銘心的第一課。」 突然,楊平凡一拍自己腦門,心想怎麼把這麼好的一個地方給忘記了。

於是立馬帶著眾人踏上了台階,返回到了豬洞六層,接著又一刻不停地穿過石壁的洞口,來到了石墓陣中。

沒錯,這裡就是石墓陣中的武器商店,而在這間石墓房間里,根本就不會刷新出怪物來。

眾人就把各自的召喚獸,暫且存放在這一間房間里。

而且,為了防止有其他玩家路過這裡,對這些召喚獸們做出一些不利的事情,楊平凡還刻意將其安置在了圓形墳包的背後,用以掩人耳目。

將召喚獸軍團安置好后,眾人又馬不停蹄地回到了豬洞七層。

還是老樣子,讓兩位法師站在台階的最高處,兩名道士居中,戰士則站在台階的最低處,為眾人充當著人牆。

見戰鬥陣型已經擺好,楊平凡果斷從背包中取出了油炸蜘蛛腿,準備將所有的怪物一網打盡。

隨著美食的香味逐漸蔓延到整個豬洞七層,怪物們也開始騷動起來,紛紛朝著楊平凡的方向快速彙集而去。

等怪物們靠近后,黎曉薇和司空勝便開始施放火牆術,而在楊平凡地勸誡下,兩人都沒有在劉毅濤和趙秋艷身前的位置鋪上火牆。

為的,就是讓那些傷害較低的楔蛾,一直佔據著這個位置,防止那些傷害爆炸的白野豬靠近兩名苦逼的人牆。

伊双 等那些白野豬走到眾人近前,卻被幾隻撲騰著翅膀並口吐芬芳的楔蛾給攔住了去路,只能在一旁瞎轉悠,恨不得給這些不開眼的小楔蛾來上幾發天馬流星錘,讓它們嘗嘗豬爺的厲害。

可惜,同為怪物陣營,卻不能同室操戈。

楊平凡看著這些可愛的白野豬,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之意,有一頭算一頭,且由近致遠的,全都施上了紅綠雙毒,直到超出自己的攻擊範圍后,才肯罷手。

等發現白野豬的頭頂全都統一地飄出-14的扣血提示時,楊平凡這才有點後知後覺,看來中午的那兩道菜:油炸楔蛾與油炸蠍蛇產生了作用,給自己的綠毒傷害又提升了-2點。

白俏俏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些細節,但也只是羨慕嫉妒地看了楊平凡一眼后,便氣鼓鼓地扭過頭去,繼續奶著前面那兩堵人牆,恨不得奶到他們生活不能自理。

劉毅濤與趙秋艷突然感到一絲好奇,明明楔蛾所造成的攻擊,就像微風拂面般地打在自己身上,根本沒有消耗多少血量,但就看見一道接一道的治癒星輝,不斷地在自己頭頂上盤旋,差點要把自己給奶暈了。

不過兩人都沒有做聲,就當是為自己節省金瘡葯了。

隨著眾人近處的一些楔蛾、黑色惡蛆、蠍蛇被火牆術一片片地收割,遠處地怪物也迅速上前,用自己的身軀來填補這些空位。

很快,眾人便發現一隻體型巨大且通體覆蓋黑色亮甲的蠍蛇,正在向著眾人所在的地方,左扭右曲地爬行而來。

當楊平凡看清了這隻怪物的時候,便指著那隻怪物,興奮地大喊出聲道:「啊!是邪惡毒蛇!」

眾人被楊平凡這突如其來的一吼給嚇了一跳。

伊双 劉毅濤不禁撇了撇嘴道:「我說大哥,不就一條邪惡毒蛇嗎?又爆不出什麼好東西,幹嘛這麼一驚一乍的,還嚇了我一跳。」說完,還假模假樣地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肝,似在撫慰剛剛受到的驚嚇。

同樣作為傳奇老手的司空勝和白俏俏,也是知道這一點的。

而黎曉薇和趙秋艷卻誤以為,是楊平凡發現了如同觸龍神那種等級的怪物,準備嚴陣以待時,結果,一聽見劉毅濤發出的牢騷,就知道自己應該是想差了,於是眾人都好奇地看向楊平凡,等著他做出解釋。

楊平凡略顯尷尬地笑道:「哈哈,一時激動,一時激動!雖然這邪惡毒蛇爆出來的東西跟白野豬的差不多,但是,大家可別忘了,我的施毒術傷害,是需要吃一些有毒的怪物來進行提升的。

我第一次吃觸龍神這種BOSS的時候,綠毒傷害就提升了-2點,我相信這條邪惡毒蛇也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白俏俏一聽,立馬酸溜溜地說道:「隊長,以後像這樣的事情,你一個人知道就好了,沒必要弄得世人皆知的,特別是,不要讓同為道士職業的我,給聽到了,不然我要發瘋的。」

楊平凡用歉意的目光看向白俏俏道:「不好意思,是我太得意忘形了,以後我會注意的。」

其實,楊平凡也明白,自己這特殊的施毒術,確實給白俏俏帶去了一些不好的影響,類似羨慕嫉妒恨這樣的情緒,一定不會少。

但這些特殊能力都是系統君莫名其妙地賜予自己的,而自己到現在也琢磨不透,到底是通過什麼樣的手段才能獲得特殊的能力,只知道自己剛進入到輪迴世界后,吃過蛤蟆怪,梅花鹿,雞這三種怪獸,之後到達毒蛇山谷后,又吃了虎蛇,紅蛇,毒蜘蛛。

現在想想,施毒術的變化,就是在吃了虎蛇后才被自己發現的,而為了驗證這一點,自己又特意吃了紅蛇和毒蜘蛛,最後才得到證實。

那麼,自己的施毒術真正開始產生變化的時候,應該是在吃虎蛇之前。

而梅花鹿與雞這兩種怪物是沒有毒性的,也就是說,讓自己真正產生變化的原因,就是吃了那一對抱在一起的蛤蟆怪。

楊平凡豁然驚醒,難怪那一對蛤蟆怪,在被自己打死的時候,眼神會那麼的幽怨,只是當時自己並沒有太過在意,現在想來,還真是細思極恐啊。

可又有點不對勁的地方,按道理,凡是想稍微改善自己伙食的玩家,應該或多或少的,都會打幾隻比牛蛙還要大的蛤蟆怪來吃,但也沒聽說誰的技能有變化啊。

帶著這種疑惑,楊平凡目光環視著眾人,詢問道:「你們之前有沒有看見,或是聽說過,某名玩家的技能得到了強化或是產生什麼變化的?」尼瑪!

花小寶真的想罵娘了。

我特么就想來村裏度個假,順便把二老婆哄上床。

誰知道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人找上門來,太特么影響心情了。

「老馬有沒有說什麼人?」花小寶問道。

「沒有,他讓我們自己想辦法。」李家傑聳肩說道。

「這老馬是在考驗我嗎?這是故意搞事情啊!」花小寶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應該是的,老馬這個人還是很靠譜的,他一般不會亂來。」李家傑昧著良心說道。

「你這麼說話也不怕閃了……

《開局甩了七個俏老婆》第一百六十五章南洋催眠師 璀璨劍光穿過肉身,劃過天際,光芒過後就是寂靜。

不論是剩下的那隻下位虛空獸,還是那隻「大蝙蝠」,都像雕塑一般立於空中,直到一縷微風吹過,它們才斷為兩截,掉落下去。

這一擊不是尋常的攻擊,而是同樣蘊含着靈魂攻擊,所以不可能活下去。

哪怕就是蕭天梁他們提前跑了,還是被牽連到。

不過閑羽最主要的目標不是他們,所以沒有死,只是一人斷了一條手臂。

斷手斷腳對於神級強者來說想要癒合可以說是吃飯喝水般的簡單,但蕭天梁和木老鬼卻驚恐的發現自己運轉力量想要治療完全不起作用。

彼此對視一眼,皆是發現了對方眼中的驚駭。

這一劍的主要目標要是他們的話,也許就已經隕落了!

可怖!

一個不怎麼起眼的陌生強者,也沒有聽過任何名號,甚至在和虛空獸戰鬥時處處落於下風,驟然間爆發出這般力量,實在匪夷所思。

事情的出乎預料比明老剛剛用出的底牌還讓人難以置信。

嘉灏 太年輕!太強了!

看對方的樣貌最多不到二十歲,雖然修者的年紀不能用外貌衡量,但還是能看出對方散發出的歲月氣息,並不長,也就是說對方的實際年紀其實相差不大。

「沒良心,現在我們怎麼辦?明老那麼重視洞窟中的東西,還有它散發出的氣息,相信你也知道其貴重程度,如何?有什麼建議嗎?」

建議?有個屁的建議,蕭天梁雖然知道那東西珍貴異常,得到過後也會讓自己更進一步,但現在過去,怕不是會再挨一劍。

人家剛剛那一劍已經手下留情了,也相當於警告,他們要是再不識好歹,下場不會好到哪去。

「你去問明老吧,這次行動我打算退出,再見。」

說完就向人類城池的方向飛去,不敢摻和了,剛剛那一劍讓他實打實的體會到了死亡的氣息。

而且……看着手裏的斷臂,他能感受到殘留的力量,那股寂滅一切的力量。

……

蕭天梁離開了,木老鬼臉色變換,他知道對方的力量不是自己能擋的,但不甘心啊!

他停留在這個境界已經快要百年了!百年毫無寸進,現在面對進階的機遇怎麼也不甘心。

心存僥倖的他咬了咬牙,最後還是向明宵空那邊飛去,他想問問對方的意思。

也許……那人使用這招過後已經油盡燈枯了呢?或者像明老那樣,是一次性的招數。

那人可不是明老。明老的實力境界是實打實的【中位】,就算使用了底牌,實力依舊在那擺着。

明宵空感受着向自己飛來的氣息,沒有太大的神色變化,靜靜的思考着問題。

他同樣不甘心,明明有一半的機會獲得星核,現在卻這般狼狽,並且連唯一的底牌都使用了。

不甘心啊!付出了所有,到最後為他人做嫁衣,換做是任何人都不會善罷甘休!

「不行!我的過去看看,他只是一個下位神級,不可能連續爆發這種攻擊,很可能現在是在強撐!」

不管向自己飛來的木老鬼,他一人迅速的向閑羽所在飛去。

有沒有木老鬼的幫助對現在的他來說已經沒有多少作用了。

如果對方還能使用剛剛的攻擊,那他也不會繼續作死的戰鬥,和虛空獸對峙,那是他有底氣,現在可沒有了。

……

靠近星核,閑羽將手靠近,隨即又收了回來。

「看來還要等一會,這東西實在厲害,這麼久了,並且只剩下一層薄薄的微光,居然還有這種抗拒力……真是越來越期待它的功效了。」

使用全力攻擊,確實讓他氣息有些不穩定,但如果要用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會像現在那麼容易了而已。

就這樣,閑羽在星核一旁開始調息,恢復,沒過多久轉頭看向急速前來的人。

「是你?怎麼,你還想搶奪這東西嗎?」

說着將劍握在手裏,氣勢涌動,大有一副準備動手的模樣。

明宵空見狀趕忙笑道:「小兄弟誤會了,我只是擔心你,像你這等英傑,要是折損在那些畜生的手裏,那將是人類的一大損失!」

「現在看到氣勢十足,絲毫沒有損傷的樣子,我就放心了。」

說着還看向落在地面的兩俱乾癟的屍體,那是虛空獸的,造成這情況的原因,他同樣知道,那就是對方手裏的那柄奇異的劍器。

「呵呵……」

明宵空的來意,閑羽心知肚明。

「那還真是多想你的關心了,現在你看也看了,那就請離開吧。」

此話一出,場面當即變得安靜。

閑羽心裡冷笑,緩緩的將劍微抬。

只要對方停留再超過十息,他不將不會再有任何遲疑。

氣氛有些凝重,殺意在閑羽心裏聚集,也許是看到了閑羽的動作,還有那股若有若無的殺意,明宵空擠出一絲笑容。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既然這樣,我就離開了,事後,我們可以交流交流,我到時候在榕城靜候小兄弟你的到來。」

抱了抱拳,再向星核位置看了一眼,轉身離去。

轉身的剎那,明宵空臉色變得陰狠起來,手中的猛然對着閑羽攻擊而去。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會善罷甘休的,既然你不珍惜我給你的機會,那我就不用再對你留手了。」

在就放着對方呢,怎麼可能會被陰?

依舊是那明亮耀空的劍光,和漆黑的裂縫形成鮮明的對比。

劍光過後,只留下失去神採的的明宵空。

「呲…」

身體從眉心裂開,隨即變為均勻的兩半,在落下的時候,他的身體開始乾枯,血液被牽引。

臉色略微蒼白,看着手裏的透明晶體,眼裏流露出奇異之色。

人類居然也有核心,是他沒想到的。

「也對,虛空獸這類怪物既然會有核心,那麼人類不可能沒有,只是以前的我沒有殺死過人類強者而已。」

人類的神級強者,他回憶了一下確實沒有殺過,提瓦特大陸上的魔神基本上都是獸類,人類神級,他見都沒見過,也沒和那個有仇,更別提戰鬥擊殺了。

將東西收好,看了眼遠方離去的人影,他么有追擊。

「一切阻礙都已經被清除,等些時日也該回去了。」

7017k 【佛山無影腳:此招兇狠毒辣,擅長聲東擊西,以快制敵,一招置人於死地。屬武林絕學中不傳之秘技。】

……

「這麼厲害的絕招,難怪失傳了百年,這麼多年來都沒人學會,看來佛山無影腳這個絕技是真的。」

風無常找了個無人的地方,開始勤加苦練起來。

雖然他的腦海里印下了這招絕技,但萬道圖鑑沒有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現在的他就像武俠小說中那些男主,機遇巧合之下獲得了武功秘籍,只要勤加鍛煉,假以時日一飛衝天也不無可能。

幸好昨天洗髓丹將他的全身筋骨洗鍊過一遍,學起功夫好像上了潤滑油的自行車,一望平川任我行。

不到半天的時間,他已經完全掌握了佛山無影腳這門不世出秘技的訣竅,當場將一棵碗口大小的松樹踢骨折……

「效果還是差了點,想想當年的黃飛鴻師父將成名已久的鐵布衫當場踢成一件爛衫,就可以想得出佛山無影腳有多恐怖!再說也不太對,本來我想踢的是這棵樹」,風無常指了指旁邊那棵兩個人合圍才抱得下的百年古松,搖了搖頭,「沒理由啊。練了腿法,視力反而差了?這是什麼邏輯。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試試自己武學天才的上限到底在哪。」

對著百年古松,再來了一招佛山無影腳。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