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自己死了,不僅房子保住了,那自己也可以不用坐牢了,自己兒子的前途也就保住了。

想到這裏,所以劉軍才義無反顧的喝了農藥。

他其實也悔不當初,不應該跟王二麻子的老婆何梅發生關係的。

其實事情也很簡單,王二麻子平時都在鎮上賣豬肉,很難回來一趟。

而何梅又是那種需求比較強烈的人,所以她不忍寂寞了。

看到劉軍長的高大,而且好像特別會弄,何梅就主動勾搭劉軍了。

劉軍本來不想跟何梅那個的,但架不住何梅的哀求。

所以陰差陽錯下,劉軍也只好勉為其難的跟何梅那個了。

但話又說回來,劉軍心想,既然發生了關係,那自己只能承受這個後果了。

至於何梅誣陷劉軍強迫了她,劉軍也理解。

如果何梅不這麼說,那她就會被人說成擋婦,賤東西,以後都沒辦法做人了的。

所以何梅為了保全自己,說劉軍強迫她,也是很正常的事了。

劉軍看着窗外逐漸變黑的天空,心裏也逐漸解脫了。

雖然他也捨不得死,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只有死才能解決問題了。

沒過多久,劉軍就停止了抽搐,整個人變的僵硬了起來。

另一邊,翠萍去村口的超市給劉軍買了一包中華煙。

路上正好碰到了買酒王二麻子。

王二麻子盯着翠萍手上的那包中華煙。

他臉色很難看的說道:「麻痹,翠萍,你這是什麼意思,竟然還給劉軍整上中華煙了?」

「王哥,我……」翠萍有點不知道說什麼了。

「行,看來你們很開心啊。」

王二麻子罵罵咧咧的說道:「如果明天我看不到五十萬,那你家的劉軍就等著坐牢吧。」

說完后,王二麻子提着酒回家了。

翠萍心裏也不是滋味,她拿着煙,心事重重的往家裏走了。

路上,有村民碰到翠萍,也不主動跟她打招呼,而是對她指指點點。

說實話,在農村裏,女人最害怕的,就是別人在背後議論自己。

這樣的感覺太難受了,比挨打還難受。

翠萍心裏非常難受,拿着中華煙回到了家裏,然後打算去房間拿給劉軍。

但她推開房間門一看,頓時嚇的腿都軟了。

只見劉軍全身一片烏紫,嘴唇更是腫的很大,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可怕。

尤其是空氣中,還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農藥味。

地上靜靜地躺着兩個空的農藥瓶。

雖然翠萍也意識到了發生了什麼,但她這個時候腦袋裏一片空白。

「老公,老公,你怎麼了?」翠萍跑過來,推了一下劉軍,哭着說道。

這個時候,翠萍嚇的身子都軟了。

她伸手去摸了一下劉軍的呼吸,發現已經沒了。

她又低頭聽了一下劉軍的心跳,發現心跳也沒有了。

看到這一幕,翠萍頓時變的淚流滿面了起來。

哭着說道:「你怎麼能這麼想不開啊……」

翠萍的哭聲引來了公公婆婆。

當劉軍的老爹老娘,看到劉軍竟然喝了農藥,兩位老人頓時嚇的暈倒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翠萍把劉軍從地上背了起來,背着他往胡天家走去。

雖然翠萍長的很瘦弱,但不知道為什麼,她這個時候竟然把劉軍給背起來了。

路上,翠萍背着劉軍還摔了兩跤。

不過她還是把劉軍給背到了胡天的家門口。

「小天,小天,救命啊!」翠萍哭着喊道。

她一邊喊,一邊伸手拍門了。

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在農村一般都吃完了飯,關上門,準備洗澡睡覺了的。

胡天也準備洗個澡,然後喝會茶就睡覺了。

但是胡天聽到了門外有人在拍門。

於是胡天走過去開了門。

門打開后,胡天也是心裏一驚。

因為劉軍竟然全身都是青紫的,而且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嚇人。

更重要的是,胡天聞到了一股很濃重的農藥味。

「翠萍姐,這是怎麼回事啊?」胡天驚訝的說道。

翠萍哭着說道:「小天,你軍哥想不開,喝了兩瓶農藥,你救救他吧。」

「你別着急,我馬上給他看看。」

胡天點了點頭,然後趕緊把劉軍從地上抱了起來,然後弄到了堂屋的沙發上躺着。

這個時候,周芷若拉着翠萍到了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她給翠萍倒了一杯水,說道:「姐,你別激動,你老公會沒事的。」

「謝謝,謝謝。」翠萍點了點頭說道。

胡天把劉軍放到沙發上后,就開始給他治療了起來。

說實話,劉軍喝了兩瓶農藥,人已經不行了。

因為時間過去了半小時,藥力已經發作了。

童话白日梦 就算是送去大醫院,也無濟於事的。

畢竟這可是除草用的農藥,而且他一次喝下了兩瓶。

洗胃,換血都沒用的,就算再厲害的醫生也沒辦法了。

如果是以前,胡天也沒有辦法的。

幸好胡天現在是仙人了,所以治療起來也不是很難。

胡天用仙氣把劉軍身體里的農藥成分都給化解了,然後又給他修復身體。

畢竟他的內臟和身體,已經受到了很嚴重的損傷。

大概醫治了四五十分鐘,胡天才結束治療。

胡天有些虛弱的坐在椅子上,接過周芷若給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這算是真的救命了。

胡天耗費的仙氣比較多,所以確實會有點虛弱。

這個時候,翠萍一臉擔憂的對胡天說道:「小天,你軍哥的身體怎麼樣了?」

「你放心吧,他現在已經沒事了,只要休息一下就會醒了的。」胡天笑着說道。

「謝謝,謝謝你。」

翠萍激動的從椅子上下來,然後要跪在地上給胡天磕頭了。

胡天趕緊扶住了她,說道:「你別這樣,我是醫生,這是我應該做的。」

「小天,真的謝謝你。」

「如果劉軍沒了,那我也不活了的。」翠萍抹了一把眼淚說道。

聽到翠萍這麼說,胡天有些感嘆的說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呀?怎麼喝農藥了?」

「唉,還不是因為今天那件事呀。」

「王二麻子叫我家賠五十萬給他,可是我們家真的沒有這麼多錢。」

翠萍唉聲嘆氣的說道:「劉軍想不開,就偷偷喝農藥了。」。 轟咔咔!

劫雷海光柱依舊在肆虐,將周遭破壞的不成樣子。

再加上一些不知死活的強者引動了尋釁天劫,更是將方圓百里破壞的一塌糊塗。

雷極那稀薄的意識依舊在劫雷海光柱中沉浮,沒有消散掉。

轉眼間,劫雷海光柱已經存續了三個月。

劫雷海光柱中隱約浮現出了一個人影…

那道人影雙目緊閉,平躺於虛空,沉浮於劫雷海光柱之中,似是不被其影響…

第四個月,劫雷海光柱中的人影越發凝實…

第五個月,劫雷海光柱中的那道人影竟是盤坐了起來!

半年過去了,劫雷海光柱開始急劇縮水,從覆蓋了方圓千米縮短至只覆蓋了方圓幾百米,就連高空上那孕育天劫的滾滾劫雲都稀薄了許多。

又過半月,那劫雷海光柱已然只能覆蓋方圓百米的範圍了…

第七個月…

「哈!」劫雷海光柱中的那道身影發出一聲低喝,竟將那殘餘的劫雷海光柱直接震散,化作點點星芒。

隨後那人張口一吸,那劫雷星芒便被其吞入腹中!

這人周身環繞著劫光,讓人看不清面容。

隨後,一座遮天蔽日的法陣落下,那人徑直踏入其中消失不見。

……

「多謝老先生相助!」鎖天大陣中,雷極向老先生行禮道。

「你小子,居然活下來了。」老先生笑眯眯的說道。

「實屬僥倖…」雷極隨後便道出了事實。

那一日,他以【天雷灌體】引動海量劫雷湧入體內,致使形神俱滅,就在那最後一刻,降劫天體終於覺醒。

覺醒的降劫天體孕育出了一道劫雷保住了雷極的最後一絲意識。

之後,那劫雷海光柱便化罰為賜,竟是將雷極的軀身及靈魂都恢復了過來,並助他徹底覺醒降劫天體,讓感悟天劫之力與天劫意志。

雷極也是籍此等級飆升,晉陞到了七階初級之列!

「談不上僥倖,實力使然,扛過九百九十八道尋釁天劫怎能算是僥倖?」老先生撇了雷極一眼。

「嘿嘿…」雷極沒有多言,只是傻笑。

「老人家我把你帶回來可是花費了一番手腳,好歹讓我開開眼呀?」老先生見雷極不上道,立馬提點道。

「那小子就給您露一手!」說罷,雷極環視四野,愣是一個合適的目標都沒有。

「莫無法,你父親剛剛渡過了尋釁天劫,你可敢效仿你父,渡一次劫?」老先生見雷極遲疑不定,便向莫無法說道。

「有何不敢!」還沒等雷極插話,莫無法上前一步,自通道。

「你可以開始了。」老先生瞟了一眼雷極。

雷極也是一陣無言,他還真不捨得那自己家的小寶貝試技,但眼下最合適的人選還真就是莫無法。

輪天賦,無人可比他的子嗣,天賦越高,渡劫便更有把握,而莫無法又是老大,更是需要起到帶頭作用!

天劫,非是天才不能渡!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