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識聽完了符華的話后蹭的一下站起來。

此舉動也讓其他人投來了目光。

「我實力折損,已無力護全神州。」符華沉默,「為此,我需要藉助天命的力量。」

「折損?怎麼折損了?當初看你面對蚩尤被打飛n次的時候也沒落下什麼。」

騎着小識阿雞的蒼小玄困惑道。

她不在的一千年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世界上竟然還有能傷到赤鳶的人。

符華:「.…..」

Hua:「.……」

「蚩尤?哼,我能把它摁在地里錘!」小識輕蔑道。

無論是誰,在她的無鋒重劍隱匣·鞘里藏刀下都難道腦袋被砸進大地。

「嘖。」

不約而同,兩個符華都是撇了撇嘴。

你以為蚩尤很好打是不是。

審判級的崩壞獸貝納勒斯,她不是全盛時期都可以打爆;面對蚩尤,全盛時期都不頂用。

小識:「???」

你們那一臉不屑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我之後再慢慢解釋給你聽吧。」符華對着蒼小玄輕聲道。

「唔,那好吧。」蒼小玄表示理解。

「滴滴滴」

就在這時,符華的通信設備響了。

拿出看了一眼,果斷關掉,重新將設備放進口袋裏。

「誰啊?」蒼小玄問道。

「沒什麼,賣保險的。」

「真是讓人失望啊,我的老朋友,你竟然掛我電話。」

忽然間,一道原諒音響起。

程立雪懵逼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投影。(只有語音)

「主教?」

「還是立雪好啊,知道接我這個主教的電話。」奧托感嘆的聲音在裏面響起。

「你有什麼事?」符華平淡的問道。

「呵呵,長夜漫漫,老朋友,我覺得你也不會想見我,但我還想要說一句,元旦快樂。」

「祝福受到了,你可以掛了。」

「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啊,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種雷厲風行的樣子。希望在新的一年裏,我們也能繼續保護友好。」

瓦爾特和凱文相互對視了一眼,做出了乾嘔的表情。

都快噁心的要吐出來了。

這聲音真受。

「說完了嗎?說完我掛了。」

符華面無表情的道。

「哎,別急啊,我這還有一份禮物,很快就……」

「立雪。」

聽到師父的命令,程立雪果斷按下了掛斷按鈕。

「嘟嘟嘟~」

看着手裏掛斷的通信設備,奧托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真是的,話都不讓人說完。」

「主教大人,關於沙尼亞特聖血的實驗。」奧托秘書琥珀走了過來。

「沙尼亞特又不只有塞西莉亞一人,既然塞西莉亞不願意,去問問其他血脈比較濃郁的吧。」奧托道。

「是,主教大人。」琥珀點頭,隨後離開了。

另一邊

一架直升機緩緩降落到了浮空島上。

符華快步走了出去。

只見一名銀髮的小蘿莉從直升飛機上跳了下來。

「符華小姐。」

「德麗莎小姐。」出門迎接的符華面色複雜的看着德麗莎。

她家裏還有個一摸一樣的。

「這是爺爺讓我交給你的東西。」

德麗莎從身後拿出了一個盒子遞給符華。

「謝謝。」符華點頭接過。

「那我就先離開了。」

見到符華收到,德麗莎說道。

伴隨着飛機引擎的發動聲,德麗莎離開了。

拿着盒子的符華緩緩走回了屋子。

「奧托那傢伙當時有送過東西嗎?」小識疑惑的看向hua。

Hua搖了搖頭:「我不記得了。」

她當初所有的記憶都化作了給西琳的一劍,所以現在一切都很模糊。

小識:「榆木腦袋。」

Hua:「. 一步一扶摇 …..」

這邊

將盒子打開后,符華的瞳孔浮現一抹錯愕。

「蒼玄之書?」

沒錯,在盒子內,正是蒼玄之書!

在裏面還有一張卡片:朋友,新年快樂。

「啊,我的御座!我的御座回來了?!」

聽到『蒼玄之書』蒼小玄急忙跑了過來。

看着盒子內的蒼玄之書面色一喜,一下子就跳到了蒼玄之書上。

瞬間,本來灰暗的蒼玄之書瞬間被啟動,中間的太極圓球開始緩緩旋轉。

「呀呼!」

乘坐着蒼玄之書的蒼小玄飛到了半空。

「好想養一隻。」

姬子看着蒼小玄可愛的樣子忍不住道。

「說起來,現在的奧托應該比十年後弱吧。」忽然間,姬子道。

在一瞬間,所有人的手一頓。

。 李方四人報了尺碼,老王一人給準備了一套迷彩服,四人去了試衣間換上。還別說,一換上幾個人瞬間變得不一樣了,精氣神都變好了。

六叔公又挑了兩個帳篷,一人一個背包、水壺、手電筒、拐杖、多功能小刀。這天氣因為不冷,所以就沒必要準備睡袋了,帶兩個防潮墊就可以了。

其他的東西六叔公都有,就沒有什麼必要買的了。最後又挑了2個對講機,雖然不一定用的到,但是還是帶著以防意外。

秦銘去刷卡付了錢,老王又送了2個打火石給他們,秦銘也收下了,這東西有備無患嗎。

把東西都放到車上,又去超市買了一些吃的以做備用,雖然六叔公一直說不用帶這些,吃的山裡都是,但是李方怕兄弟幾個到時候不習慣,所以還是買了一些備著。

東西都放到車鬥上,坐上車,李方打開了直播間,本來在群里說半小時以後開直播的,現在一耽擱已經過了40多分鐘了。一開直播間,這幾天積攢下來的粉絲開始進來了,一下子就到了5000多人。

「方子,你遲到了啊,你說怎麼辦啊。」

「就是,方子你遲到了,我也不要你補償什麼樂,你家的桃子在寄個5斤10斤的給我當補償吧。」

「方子,你家水果還有嗎,在賣我點啊,我家裡人都喜歡。」

這些粉絲都是離李方這邊近的,所以昨晚發出去的今天都已經到了。

「不好意思啊,水果呢昨天大家也看見了,基本上都摘光了,在想要吃要等明年了,不過方子最近辦了一件大事,大家一定會喜歡。」

「什麼大事,再大的事能給我們變出水果來嗎,你這水果一吃,讓我們怎麼吃別的水果啊。」

「是啊,今天我媽早市也買了桃子,結果回來的時候方子寄的水果也到了,兩個一對比,早市買的桃瞬間就被我媽給遺棄了,扔給我吃,我才吃了一個啊,都被我媽拿走了。」

「樓上的,我比你好一點,我和我女朋友兩個人一人一半平分了。哈哈。」

「單身狗表示我自己一個人吃的好爽,早飯都沒吃光吃水果了。」

「好了,方子在這簡單的給大家說一下吧,那就是方子在村裡承包了一座山一片地,還有一個水庫。方子要留在村裡種水果,種蔬菜,養魚養蝦了,這樣明年大家如果還想吃方子種的水果就有口福了,明天絕對管夠。而且方子會在群里搞一個投票,種那些果樹大家踴躍投票,到時選前5名。」

「這個好,你種的越多我們能吃到的就越多。」

「你們沒發現今天方子有點不一樣嗎,這是穿的迷彩服啊,而且還在車裡,方子你要去幹嘛。」眼尖的諾諾一開始沒有發言,直到注意到了李方的穿著才發言了,看著穿著迷彩的李方眼裡有點冒小星星。不得不說身材不錯的李方穿上迷彩絕對是個大帥哥,對一些女孩子的吸引力還是很強烈的。

「哦,對了,都忘記今天的主題了。」方子撓了撓頭笑道。

「大家好,我是方子,今天我們要跟著我六叔公去山裡待上2天1夜,準備去下些套子看看能不能抓到些什麼。看,這就是我六叔公,六叔公,來,給直播間的朋友么問個好。」李方把攝像頭對著六叔公,和六叔公說了下。

「大家好。」靦腆的六叔公說了一句后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我六叔公比較害羞,好了,我們要出發了,去山裡前我們還要去老獵叔家一趟,今天我就要擁有我人生中的第一條狗了,想想都興奮,跑山啊。這段路大概20分鐘,我就把攝像頭對著車前方了,帶大家看看我家鄉的風景,我們家鄉其實挺美的,是個旅遊城市哦。好了,廢話不說了,出發。」

李方說完發動了汽車,按了2下喇叭告訴後面的秦銘他們出發了。

20多分鐘,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不過一路開過來,大片的稻田還有一座座的山一條條的小溪讓直播間的觀眾大呼過癮,都想過來玩了。

「方子,我們過來你們那邊玩你能接待嗎?」在李方到了老獵叔家停了車以後直播間的人就開問了。

「對啊,方子,你們看著好多好玩的地方啊,我們來你要負責接待啊。」

「好的,只要大家來我店裡負責接待,還給大家做好吃的,不過別搞突然襲擊哦,來之前聯繫我哦,不然到時后措手不及讓大家掃興了就不好了。」

這時直播間升起一個嘉年華,恭喜家有二寶成為本場的皇冠粉絲。「方子,這個算定金,6月1號我有3天假期,想帶我老婆兒子過來玩,到時候聯繫你。」家有二寶隨後發了一條彈幕。

「好的,你來了就聯繫我,等下你從群里加我微信吧,到時我發你定位。」

砰,直播間又一個嘉年華升起,恭喜諾諾成為本場第二個皇冠粉絲。

「我也要來,到時我帶著家裡人來玩,方子也幫我安排下吧。」諾諾也發了彈幕說道。

「好的,都給安排。現在我們先不說了,他們都在等我了,我先帶大家去看看我要買的跑山犬,等買好以後我們就進山。」李方看見大家都準備好了趕緊先結束這個話題下車拿東西了。

走在路上李方給大家介紹了下老獵叔家的跑山犬:「老獵叔家的跑山其實以前不叫跑山,之所以叫跑山是因為老獵叔是靠跑山吃飯的,所以才把他家的狗叫做跑山。不過呢你們也不要小看這跑山,這狗可不簡單啊,因為這狗是有野狼的血脈的,十多年前老獵叔從山裡帶回來一隻狼崽子,長大后和他家的獵狗交配,生下了3隻狼犬,老獵叔一直把他們當成寶貝。不過呢,這次可不是那3隻狼犬,是他們下一代,老獵叔家裡出了點困難,才拿出來賣的。我們要快一點了,聽六叔公說盯上老獵叔家跑山的人可不少。」

當幾人來到老獵叔家的時候他家院子里已經有好多人了,雖然看熱鬧的人也有,但是想買的應該也不會少。。 競技場。

『爸爸宇宙第一強』與『醉卧美人膝』之間的對決,竟然結束的這麼快,可以說十分的出人預料,原本觀眾都以為這肯定是一場持久賽呢,沒想到……

實在沒想到啊。

「對了,爸爸宇宙第一強看著很厲害的啊,怎麼會輸給了醉卧美人膝呢?他的勝率可是達到了98.5%啊,醉卧的才97.7啊!」

「嗐~別迷信那點勝率的差距了,你們知道醉卧的都是怎麼輸的嗎?」

「怎麼輸的?」

「聽說是她自己看到美人就邁不開腿了,自己認輸的。」

觀眾:「……」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