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綽約,有些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江宿,你說,這一切都是註定的嗎?當年爸爸媽媽在收養我的時候是抱著怎樣的心態,他們應該早就知道我有身體缺陷吧?」

江薇的聲音輕輕的,像傍晚的風一樣。

江宿望了望不遠處的小區樓房,腦海中忽然浮現「近鄉情怯」這個詞。

「想那麼多幹什麼。」江宿斂了下目光,收起眼底那一絲心疼的情緒。

弔兒郎當地走上前,一把攬過她的肩,像是好兄弟一樣大大咧咧往前走,「都跟你說了,高綺文的話你就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不必放在心上。」

江薇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弄的面紅耳赤,一邊掙扎著推開他,一邊小聲嘟囔:「可是……」

「爸爸媽媽都愛你。」

江宿出聲打斷她的話。

就像一束溫煦又強大的陽光,瞬間照開她心頭的陰鬱。

江薇愣了一下,隨即神色動容,臉頰酡紅地推開他:「好啦,我知道了。」

愛著你的人,無論你是什麼身份,無論你是誰。

都會愛你。

進家前,兄妹倆統一了口徑,設想出爸媽會問的n個問題以及回答方案。

結果一開門,家裡空蕩蕩。

人呢?

兄妹倆對望一眼,不約而同地進家喊媽。

毫無回應。

確定了,爸媽真沒在家。

江宿坐在沙發上,給媽媽撥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才接通,接通的一瞬間耳朵里嘩啦嘩啦湧進推麻將的聲音。

「歪!宿啊!我跟你爸串門來了!你跟薇薇回家了嗎?」

「嗯——回家了——」江宿懶洋洋地回答。

「回家了就行!冰箱里有飯,你倆自己熱熱!」

「知道了,你們也別玩的太晚。」

「知道知道,掛了啊!」

「嘟——」

江宿沖江薇攤攤手:「都聽到了吧?」

「嗯啊。」江薇聳聳肩,轉身朝廚房走去,「我去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沒一會兒江宿就跟了進去:「有什麼飯?」

「什麼也沒有啊。」江薇悻悻地翻了翻,只有兩個塑料袋裝著蔬菜。

「這不是有炒飯嘛。」

江宿說著,徑直伸手從江薇腦袋上擦過,從冰箱最上面一層拿出一盤炒飯。

江薇:……

謝謝,有被氣到。

兄妹倆盯著一盤冰冷的炒飯,炒飯散發著一股冰箱里冷藏著的蘑菇的味道……

令人毫無食慾。

「要不然你吃吧,我不餓。」江宿十分客氣地把炒飯塞進江薇手裡。

「不了不了,你是哥哥,你吃。」

「咱們家秉承尊老愛幼,我得讓著你,所以你吃。」

「不不不,我尊老。」

「你尊老?那你給我煮碗速食麵,放青菜,打一個荷包蛋的那種。」

江薇愣住:?

尋思著江宿怎麼這麼臉大呢?

「我看你想吃桃子。」

「不做拉倒,我做。」江宿壓根也沒指望江薇會給他煮速食麵,所以直接擼起袖子準備煮麵。

江薇兩眼放光地撲上來:「我也吃!給我煮一袋。」

「那你拿速食麵過來。」早就猜到江薇要吃。

江薇屁顛屁顛拿過兩袋速食麵,此時江宿已經在燒水。

打雞蛋的時候,江薇圍著江宿轉圈:「打成碎蛋花!我要吃蛋花的那種!」

江宿面無表情地磕開兩個雞蛋:「不行,吃荷包蛋。」

「蛋花!蛋花!快攪一下啊!攪一下!」江薇恨不得搶過江宿手裡的筷子把雞蛋打散。

然而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雞蛋凝固變成荷包蛋。

江薇頓時愁苦:「為什麼不打成蛋花啊!雞蛋入進湯里,很美味的!」

江宿睨她一眼:「速食麵的佐料本來就不太健康,最好別喝湯。再說,你不是晚上不吃油膩的嗎?」

江薇嘟嘟囔囔:「偶爾也不想減肥啊……況且我維持身材還有什麼用,我又不搞對象。」

說著,又猶自嘆了口氣:「我這輩子都不會像正常女孩一樣,戀愛、結婚、生子了。」

江宿擰起眉頭,隨即反應過來江薇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一時間氣氛有絲沉重。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畫面一轉,場景又來到了庄堯家。

庄堯一回到家就各種問自己的爸爸媽媽在哪裡,最後得知在房間后他飛快的溜到房門口。

「阿姨,你在我爸媽房間的門口乾嘛呀?」庄堯困惑地看著杵在門口一動不動的保姆。

保姆正聽著房間里的牆角,驟然一道聲音響起,嚇得心虛的她心臟砰砰直跳。

她趕忙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小心地指了指房間,小聲地說,「先生和夫人在裡面好像有什麼事情,我不太方便進去。」

庄堯眼神迷茫,他不明白是什麼東西能讓保姆不方便進去,他走上前和保姆一樣在門口聽著牆角,隱約從門縫透出一縷縷聲音。

「輕點!」

「肖澤!我讓你輕點,痛死我了!」

「我輕點我輕點,這回怎麼樣,舒服嗎?」

「嗯,很好,你慢點動,不要太快。」

「好好好,就這樣。」

房間里嘈雜的話語聲中還夾雜著絲絲庄嫣舒服的喘息聲。

年紀尚小的他並不懂這些對話有什麼問題,能讓保姆杵在門口一動不動,有急事的他懶得思考,直接抬手敲了敲門。

白色丝袜 在一旁的保姆看著庄堯的動作,嚇得心臟驟停,她在想等下要怎麼才能免於一死,要不現在跑了?

她剛動了動步子,還沒付諸行動,門就被從裡面打開。

保姆還沒等在場任何一人開口就率先認錯,「先生夫人,我錯了,我沒有攔住小少爺,打擾到你們的雅興了,我現在就帶小少爺走,你們繼續。」

說完拉起庄堯的手就準備逃,生怕晚一秒就會被怒火波及。

肖澤和庄嫣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眼裡看到了不解。

肖澤覺得這場面有點不太對勁,他開口叫住兩人,「等等,你們……」

肖澤話還沒說完,保姆就嚇得以為他們要追究自己的責任,瘋狂道歉,「先生夫人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聽你們牆角的,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你們不要開除我。」

肖澤:「……」

庄嫣:「……」

肖澤愣了一會,他大概明白了保姆的話是什麼意思,她可能對自己和庄嫣有什麼誤解。

他開口解釋著,「阿姨,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們剛剛在房間里沒有幹什麼,就是庄嫣腰不舒服,我幫她按摩而已。」

保姆「啊」了一聲,語氣不太肯定,「你們沒那個?」

肖澤一下子就get到保姆在說什麼,嘴角僵住,「我們沒有那個,真的就只是純按摩。」

保姆尷尬地在那笑了笑,原來是她想多了,這也太社死了,她想連夜逃離這座星球。

肖澤看著自己解釋完后陷入一片寂靜的場面,開口打破這片寂靜,「你們找我們有什麼事嗎?」

保姆這才想起了她的正事,她舉了舉自己手中的掃把,「我來打掃衛生的,你們繼續,我先去打掃。」

「好……」

說完還沒等肖澤回答完拿著掃把火速逃離這個場面。

「的……」肖澤默默地在保姆走遠後補了個「的」字。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兒子,「阿堯,你有什麼事嗎?」

「爸爸,我想參加綜藝。」

庄嫣本在一旁默默看戲,聽到這話有點詫異,她俯下身子,「阿堯為什麼想參加綜藝呢?」

庄堯手指攪了攪,「因為柒柒涵涵他們幾個人都要去,我想和他們一起去。」

庄嫣嫣然一笑,「阿堯也開始打開自己啦,參加什麼綜藝,媽媽帶你去參加。」

庄堯看著自己媽媽神采奕奕,猶豫了一會,小聲地說,「媽媽,這個綜藝節目是和爸爸的親子生活。」

他頓了頓,生怕庄嫣聽不懂,又補充了一句,「媽媽不能參加。」

庄嫣忍不住低咒一聲,什麼破綜藝,還要求媽媽不能參加,她還想著和自己兒子好好溫存,彌補這麼多年不在他的身邊。

她氣的起身踹了一腳肖澤,「快點,沒看到阿堯要和你參加綜藝嗎,你還不快點去準備。」

肖澤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無辜了,在一旁莫名其妙躺槍,他看著自己老婆跟個小炸藥一樣一點就燃,默默地在一旁決定還是不調侃她了,他怕他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肖澤蹲下身子,低聲詢問,「阿堯參加的綜藝節目是什麼知道嗎?」

庄堯「嗯」了一下,「叫《爸爸的田園生活》。」

肖澤重複了一遍這個綜藝名,起身打了個電話給混在娛樂圈的兄弟。

一番波折后,肖澤拿到了姚導的電話。

他當著兩人的面打通了電話。

「嘟嘟嘟——」

「喂。」

「喂,您好,請問是姚導嗎?」

「嗯,我是,你是?」

「我聽說您這邊有一部親子類綜藝準備開拍對嗎?」

「嗯。」

「我就想問問您這邊滿人了嗎?我和我的兒子想要去參加您拍攝的這檔綜藝。」

電話那頭的姚導眼神迷茫,今天是怎麼了,天上掉餡餅了嗎?怎麼這麼多人上趕著要來參加自己的綜藝節目。

「沒滿人,但是我得先見見您和您的兒子,這樣我才能確定能不能來參加,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方便?」

肖澤剛想說話,衣擺就被拉了拉,他低頭看了一眼庄堯的嘴,無聲吐著兩個字,「現在。」

「現在,您現在在哪,我們可以派人去接您。」

姚導沒想到還有這好事,不用自己掏錢坐車,反正他今天沒有事,正好可以去看看,他爽快地將自己的地址講了出去,轉身又去了臨近的列印店列印了一份合同。

半個小時后姚導也來到了庄堯家。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