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三重境,徹底死在了葉青的手裡,沒有什麼反抗的餘地。

葉青的實力,強得離譜!

化聖門的美女長老,心中震撼不已。

親眼見證了葉青的逆天實力。

更加想拉攏葉青了。

在她看來,葉青如果能加入化聖門的話,以後化聖門一定能非常牛逼,甚至超越其他幾個中土聖域的頂尖宗門了。

葉青這邊,剛剛完事。

察覺到了二狗子的蹤跡。

那傢伙,還在追擊凌天劍派的妖艷劍姬。

「人寵,小妞,乖乖過來做本神獸的人寵呀!」

二狗子叫囂著,揮舞著狗爪子,一副人模狗樣的樣子。

以二狗子的那點實力,竟然還壓制了強大的妖艷劍姬,倒是很奇怪。

在二狗子的身上,分明就沒有感應到什麼元力波動。

可是,二狗子的肉身,就是說不出的牛逼!

以肉身之力,碾壓真武境界的妖艷劍姬。

追得妖艷劍姬和凌天劍派的強者們滿地跑。

其實,妖艷劍姬並非打不過。

只是不想跟二狗子浪費時間罷了。

二狗子皮糙肉厚的,一直在糾纏。

妖艷劍姬很無奈。

無論如何,就是無法擺脫二狗子的糾纏。

「小妞,乖乖過來給我做人寵呀,我不會虧待你的!」

二狗子繼續叫囂著。

「嗖!」

突然之間,二狗子感覺有一陣風,從他的身邊沖了過去。

葉青出現了。

踏劍而來。

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很快,葉青就擋在了妖艷劍姬的面前。

這個妖艷賤.貨,還想通過幻術的方式,控制葉青,簡直就是在想桃子。

失敗之後,就想開溜。

葉青要是讓她跑了,那還得了。

「你敢得罪我凌天劍派,必然死無葬身之地!」

妖艷劍姬沉聲說道。

「我謝謝你啊!」

葉青咧嘴一笑。

凌天劍派要是真能弄死他的話,那就太棒了。

可惜,凌天劍派在場的強者,並不多。

就只有一個妖艷劍姬是真武二重境。

其他人,大部分只是天武九重境罷了。

「你……」

妖艷劍姬還想說話。

突然間,凌空一把金色的長劍,直接斬殺過來。

。 要知道,他是可以做到同境界無敵的存在啊!

胡天只是一位後輩而已,沒想到他竟然後來者居上了!

「這不是真的……」釣魚老人很是難以接受的說道。

這個時候,胡天走到了他面前。

「說吧,你把我姐姐怎麼樣了?」胡天冷冷的說道。

釣魚老人沒有說話,而是一臉惡毒的看著胡天。

胡天說道:「你要是不說,那我現在就殺了你!」

「好,你殺了我吧。」釣魚老人點了點頭。

隨即,他變的非常瘋狂的說道:「你要是殺了我,那你這輩子就不要再想見到你姐姐了!」

聽到釣魚老人這麼說,胡天變的有些猶豫了。

是啊,自己要是殺了他,那還怎麼得知姐姐的消息。

這個時候,釣魚老人眼裡閃過了一絲嘲諷。

他趁著胡天略微失神的時候,直接一掌拍向了胡天的心口。

砰的一聲悶響,胡天被釣魚老人拍了一掌。

但出人意料的是,胡天竟然實打實的完全挨下了這一掌!

「這怎麼可能!」釣魚老人有些傻眼的說道。

他沒有想到,自己趁著胡天失神的瞬間偷襲,用蓄力的一擊拍中了胡天,胡天竟然無動於衷?甚至連一絲不適也未曾表露!

胡天嘆了一口氣,說道:「之前你有恩於我,我挨下你這一掌,就當是報答了你的恩情。」

「你不可能沒事!」釣魚老人接受不了,眼裡滿是驚疑。

「這是假的,你在詐我!」

胡天搖了搖頭,說道:「算了,我不想跟你解釋了。」

說完后,胡天又說道:「我姐姐呢?」

聽到胡天這麼說,釣魚老人似乎想到了什麼事。

他冷笑道:「世界上的女人這麼多,你再隨便認一個姐姐不就可以了嗎?何必在意她的死活?」

「照你的意思,我把你父母殺了,你再隨便認一對夫婦,奉他們為至親,不也是一樣?」胡天冷冷的說道。

「你……」釣魚老人一陣懊惱,他沒想到,胡天竟然這麼執著。

這個時候,胡天走過去,直接一腳踩在了他身上。

「你說還是不說?」胡天淡淡的說道。

釣魚老人滿是仇恨的看著胡天說道:「你殺我試試!」

「你要是殺了我,不僅見不到你姐姐,我師兄也一定會殺了你!」

聽到釣魚老人這麼說,胡天心裡稍稍心安了一些。

因為聽他的意思,估計姐姐暫時應該沒什麼事。

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那我先把你給宰了。」

說著,故意的腳上用了力度。

幾聲咔擦的聲音響起,只見釣魚老人的胸脯坍塌一塊。

而他的臉色,也變的極其的扭曲了起來。

「好,好啊,你竟然真敢……」釣魚老人嘴裡吐出了一口血沫,很是惱怒的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對,我真敢。」

緊接著,胡天腳上再次用力,幾乎都要把他的身子給踩扁了!

當然,胡天還是留有底線的,沒有真的一下把他給踩死。

畢竟如果真把他給踩死了,那自己就無法得知自己姐姐的下落了。

這個時候,釣魚老人臉上露出了驚恐。

他雖然嘴上叫囂自己不怕死,但真到了要死的時候,他心裡還是很害怕的。

畢竟修行不易,他好不容易才修鍊到現在的境界,又怎麼捨得死呢。

「胡天,等,等一下。」釣魚老人撕下了逞強的偽裝,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

胡天收回了力道,淡淡的說道:「怎麼,還有什麼話想說嗎?」

「你放我離開,我把你姐姐還給你。」釣魚老人臉色蒼白的說道。

聽到釣魚老人這麼說,胡天的神色變的憤怒了起來。

「她還真在你手裡。」胡天生氣的說道。

釣魚老人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確實帶她來崑崙仙界了……」

「不過我可以保證,我沒有對她做什麼。」

「到現在為止,她還很安全,沒有受到過一丁點的傷害。」

胡天冷冷的說道:「我姐姐在哪裡?」

「你放我離去,我就把她還給你。」釣魚老人有些尷尬的說道。

「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胡天搖了搖頭說道。

釣魚老人感到大勢已去,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我服輸了。」

「你姐姐在右邊第三堆骨堆里,你把骨堆弄開,就可以看到她了。」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但願你沒有騙我。」

說完后,胡天一掌將釣魚老人說的那堆骸骨震開。

只見在骸骨堆的中間,置放著一口透明的水晶棺。

而在水晶棺之內,靜靜的躺著一位看起來很是空靈的女孩。

這位女孩年齡不大,似乎剛躺下不久。

但她陷入了沉睡,沒有散發出任何氣息,所以不知道她的具體狀態。

當胡天看到這位女孩后,眼裡頓時變的激動了起來。

痴想无用 因為這口水晶棺里躺著的女孩,竟然真的是胡天的姐姐——吳萱!

「姐姐。」

胡天語氣顫抖的喊道。

話畢,他將水晶棺牽引過來,然後嘗試著推開水晶棺上面的蓋子。

但出人意料的是,胡天推動了一下,發現水晶棺的蓋子紋絲不動。

要知道,胡天現在可是仙王巔峰的實力!

這麼大的力度去推動這個棺蓋,竟然沒有任何反應。

胡天轉過頭,對地上的釣魚老人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這口水晶棺是特殊製作的,沒有仙皇境是打不開的。」釣魚老人回答道。

「什麼?」胡天感到無比惱怒,看向釣魚老人的目光中充滿了仇恨。

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他已經被胡天給千刀萬剮了!

釣魚老人臉上露出了訕訕之色。

他小聲的說道:「還有一個很簡單的辦法,那就是用我的血為引,塗抹在棺蓋上,就可以打開了。」

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

Deja una respuesta

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